她不由微张嘴巴,心底有几分诧异。

    对于情感之事,她没有经历过。

    此刻,却被上一任达尔文家族的族长与安凤的感情,而产生丝丝震撼。

    震撼过后,顾锦轻轻抿起唇。

    她提议道:“安奶奶不搬过来,那我们搬她那里住呢?”

    顾锦能清楚探测到,安凤的大限也就在这段时间。

    她觉得还是能时时陪伴在对方身边为好。

    安明霁摇了摇头:“我提过,她不同意。”

    安凤不同意,那就没办法了。

    两人脸色都不太好看,这么久的相处,他们对安凤有着一定的亲近之情。

    对方大限将至,他们心里都不好受。

    顾锦抬眸,将站在眼前少年眼底的伤痛尽收眼底。

    她走上前,伸手环抱他的腰身,给予无声的安慰。

    这一次,安明霁并没有什么其他涟漪心思。

    他回抱顾锦,声音沙哑:“顺其自然吧,我看姨奶奶的心态还不错。”

    “嗯——”

    ……

    顾德浩带着手下前往西部任务。

    留下了妻子叶梅跟儿子顾家宇在京城。

    一家人在京城安顿下来后,顾德浩有了自己的事业,叶梅也不需要整日担惊受怕,生怕丈夫会在战场上牺牲。

    他们的儿子更是留在了京城毒术,在京城四中就读。

    顾家宇已经十五岁,比顾锦小六岁,顾锦见过他几次。

    当初顾德浩带叶梅跟顾家宇回家时,一家三口因在西北地区,历经那里常年干燥气候,一家人回来时是满脸风霜,常年在西北被打磨的痕迹很浓重。

    上次顾锦见顾家宇的时候,对方面容青涩,脸上锈迹很明显。

    顾锦没想到见到对方,是以这样的形势。

    此刻,她站在京城四中教导主任办公室,她身后站着艾伦等几名达尔文家族的保镖。

    扫了一眼坐在一旁凳子上神色镇定,却极力压制怒意的叶梅,还有站在她身边将满脸愤怒,所有委屈显露出的少年,顾锦深呼一口气。

    事情还要从一个小时前说起。

    顾锦今天在家跟万海市国色天香的负责人联系,准备请国色天香的专属设计师陆锦荣前来京城,参加即将展开的最终形象代言人试镜参考。

    她前脚刚挂电话,后脚就接到叶梅打来的电话。

    这个从山村出来,嫁给顾德浩十多年,更是陪伴他在西北地区待了近十年的女人,并没有像其他村妇一样遇事哭哭啼啼。

    她把顾家宇在学校发生的事,前后抓重点简单清晰告知她。

    得知顾家宇在学校的遭遇,顾锦一脸怒容,衣服都没换直接出了家门,准备开车来学校。

    恰巧碰到从外面办事回来的艾伦。

    对方见她行色匆匆,脸上怒意明显,也带着人一并前来。

    事情很简单,顾家宇在学校被人冤枉偷同学的东西。

    为什么顾锦这么确定,顾家宇一定是被冤枉?

    因顾家宇是顾德浩一手教导出来的孩子,他比其他孩子更加识大体,他常年在西北大院的见识,他的眼界格局,以及他常年玩耍的伙伴,注定他不是一个偷鸡摸狗的孩子。

    西北大院那是什么地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