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站在叶梅跟顾家宇身前,清楚看到顾家宇因听到外面女人地声音,他的唇紧紧抿起,唇上都没了血色。

    这个孩子眼中因隐忍的委屈,而微微红了双眼。

    顾锦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喊了叶梅一声:“妈。”

    看到她出现,叶梅微微放松了身体,她对顾锦轻轻点了点头。

    顾锦爱怜地摸了摸顾家宇的头发,声音温柔:“家宇不用担心,没有人能冤枉你,也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后者红着双眼,用力对顾锦点了点头。

    “嗯!”

    他之前不是没有跟王主任解释过,他没有偷李峰的手表,也不是没有拿出有力的证据,告诉众人他没有偷东西。

    可没有人听他的,直接认定就是他拿了手表。

    这种无助,愤怒,委屈的情绪,一直压在他心头。

    顾锦的承诺对于他来说,就像是找到了靠山。

    爸爸说过,姐姐很厉害的,有什么事找她绝对没错。

    顾家宇的情绪安定后,顾锦问了他几个问题。

    冤枉他的同学姓名,包括对方的家庭背景所了解程度。

    顾家宇将所知道的都一一告知她。

    知道李峰的家庭背景后,顾锦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

    她对打了一通电话,让人联系李峰的父亲,这件事还是需要对方来出面。

    她弟弟现在被人冤枉,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总该要有人付出代价。

    “王主任,你们学校是怎么回事,就这么由着坏学生欺负我们峰儿?我看你们学校也该好好整顿一下了,否则以后可是要出大问题的!”

    李夫人在门外哭诉了一会儿,领着胖乎乎的李峰踏入了办公室。

    一进来就指桑骂槐,对方身后也带着几个人,气势上与艾伦等见过血的人是不同的。

    顾锦站在叶梅跟顾家宇身边,看着顶着一张尖酸刻薄脸走进来的女人,脸上一片平静。

    李夫人走进办公室,看到艾伦等人时,心底被小小震慑了下。

    不过,想到她丈夫现在的身份地位,仍是一脸的高高在上姿态。

    王主任听出她的恼意,立即上前赔着一张笑脸:“李夫人您消消气,我们学校一定会维护好学生,坚决抵制坏学生造成的所有影响。

    现在经上面下来的处分,我们会将偷李峰同学的手表孩子进行退学处理,您放心,我们学校没有问题,我们是正义的,坚决不会包庇任何坏学生。”

    “哼!这还差不错!”

    李夫人摸了一下手中的亮眼戒指,轻飘飘地瞥了一眼顾锦,叶梅,顾家宇,包括艾伦等人。

    在她眼中,丝毫不把这些人当回事。

    王主任转头去看顾家宇,尽量忽略顾锦,艾伦等人强大威压视线,顶着压力开口:“顾家宇,你不学无术,不仅偷东西,还打架斗殴,现在学校对你进行退学处理,你收拾东西赶紧走吧。”

    “啪啪啪——”

    顾锦给予他清脆地鼓掌声。

    “当真是精彩,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这话无不嘲讽。

    李夫人没有听出顾锦的讥讽,她扬起下巴,脸上露出嘲讽与蔑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