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李夫人的丈夫虽然是某局的话事人,但这遍地贵人的京城,岂能随意小看人。

    顾锦等人一看就不可小觑,这些人能随意掏出武器,还在办公室大动干戈,可见背景要比李夫人更不简单。

    此刻,校长恨不得生吞了王主任。

    奈何对方昏死过去,对眼前的情况一概不知。

    校长对顾锦歉意道:“很抱歉,对于校方没有查清楚原委,就给令弟造成这样的困扰,我们一定会做详细调查,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学生。”

    李夫人立刻急了:“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我家峰儿冤枉了人,明明就是他偷了东西,现在你们帮是要包庇坏学生?”

    对李夫人,校长没有面对顾锦的拘束,即使他知道对方的家庭背景。

    “这位夫人,我们学校会秉公处理此事,希望您不要插手这件事。”

    说完,他转头去看李夫人身边的李峰:“你是亲眼看到,顾家宇同学偷了你的手表吗?”

    李峰察觉到众人的肃穆,他一个孩子在众人面前也不敢撒谎:“没,没有,但是张彦青说看到他拿了我的手表。”

    “张彦青是谁?”校长问。

    提到这个人,顾家宇恨得牙痒痒,主动开口说:“他是我们的同班同学,上次因为他欺负美美同学,我跟他之间有一些摩擦。”

    他很聪明的把两人之间的打架偷换概念,说成他们之间不愉快的摩擦。

    校长面露了然,他对身边的一个男人说:“你带人去找张彦青同学,顺便搜一搜他的课桌书包。”

    “我这就带人去。”

    男人叫上身边的一中年女人,转身离开办公室。

    并没有人阻拦他们的离去。

    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校长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对他们喊了一句:“等等!”

    前行的两人立即停下脚步,不解地回头看校长。

    校长低叹了一声:“现在是上课时间,不要当着其他同学的面来做那些,找个合适的机会疏散教室的同学。”

    这番话的用意,在场众人纷纷了然。

    离去的男女更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校长的一番话听在顾锦耳中,不由佩服对方。

    少年时期的孩子,难免有犯错的时候,但是他们犯了错并不是没有改正的机会。

    前提是在他们身边有善意的人,能给他们改正的机会。

    李夫人也明白了什么,但对于这一切,依然面露不屑,根本不以为然。

    在这不算狭小,却因挤满近二十人的办公室内,很快又迎来了一人。

    这人正是李夫人的丈夫,李峰的父亲。

    他身穿西装革履,脸色急匆匆,拿着蓝格帕子时不时擦拭着头上的汗迹。

    “你怎么来了?”李夫人看到丈夫,惊呼出声。

    来的时候,她告诉过丈夫儿子在学校出事,对方在开会并没有时间赶过来。

    现在急匆匆赶过来,她是真的没想到。

    李父淡淡地看一眼妻子,又扫向站在她身边毫发无损的儿子,脸上的焦急退去一些,紧接面容转为担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