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副姿态,换来安明霁勾唇一笑,深邃的桃花眸微挑,似是藐视这世间的一切。

    他握着顾锦的手,看到站在她身边的叶梅,对其有礼貌地颔首。

    后者也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点了点头。

    安明霁牵着顾锦的手,温声开口:“阿锦姐姐,我们走吧。”

    “好——”

    顾锦回握安明霁的手,与他一同前往少年之前倚靠的那辆车前。

    来到车前,安明霁挥去想要上前开车门的手下,亲自打开后座车门,手扶在车门上方,谨防顾锦会碰到。

    顾锦坐上车后,安明霁随即坐上来,就在坐在她身边,两人的手还在紧紧相握。

    车门外属于达尔文家族的保镖以及异能者,纷纷再次对两人所乘坐的车行礼,他们的右手放到左肩上微微弯腰,以表他们对两人的恭敬。

    站在校长等人前的叶梅,也被达尔文家族的手下,请到了另外一辆车上。

    车外的手下纷纷上了来时乘坐的车辆。

    很快,一辆接一辆豪车快速驶离京城四中学校门口。

    在数十辆豪车中央,有一辆劳斯莱斯被他们严密拥护着。

    这条街道早已被清场,除了校长,其他老师,以及李家人再无人看到这震撼一幕。

    这样的排场,分明就是找场子来的。

    校长现在庆幸,这些人没有动手,否则他这把老骨头非要搭进去不可。

    要说这一切缘由,还是学校的教导主任的锅。

    若不是对方狗眼看人低,墙头草的自作主张,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想到还在办公室内,幸福昏死过去的王主任,校长用力咬了咬牙,转身大步朝校内走去。

    今个这口气不出来,他非憋死不可。

    至于谁来当他的出气筒,除了办公室内的罪魁祸首,他找不到第二合适人选。

    校长等人离开后,李父稳住慌乱的心神,扶着妻子,牵着儿子的手坐上他来时开的车,哆哆嗦嗦地开往他们的家。

    李父开车时满头大汗,双眼都因惊惧而微微泛红。

    他在某局多年,从未做过损害人民群众的事,今个妻儿惹的祸事,可能让他丢了这份铁饭碗。

    他是既心痛,又害怕牵扯到家族。

    现在他只能祈祷,顾锦像她之前在办公室内隐晦提及,不会再追究这件事。

    不然,这偌大的京城,真的再无他们李家的容身之地。

    接下来的几天,李父每日如何担惊受怕,又如何跟妻子冷战,顾锦是不清楚的。

    她是真的没有在打算追究李家人。

    孩子们之间的事,不是什么你死我活的地步,没有必要升级到家族利益。

    此刻,她坐在车内,与安明霁手拉着手。

    想到少年如此为她着想,处事风格一如前世那么豪横,她脸上露出温柔夹杂着不自知的幸福笑容。

    真好,这一世小安还在她身边。

    不过今天这场面,若是想要瞒着上面的人,是不可能了。

    她摇晃着安明霁的手,问:“你今天这么招摇,就不怕别人挖到你的真实身份?”

    安明霁眉目一挑,眉眼间一片冷静,隐隐还透着几分霸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