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明霁握着她的手,轻轻捏了一下:“我知道,达尔文家族有不少玉矿,这么多年来即使开过帝王绿玉石,也不曾开过姨奶奶拥有过那样有分量的皇家帝王绿,可见它十分稀有。”

    “那现在怎么办?”顾锦秀眉微蹩。

    安明霁抿了抿唇,随后开口:“先打电话问问,看京城谁家收藏过皇家帝王绿玉石,我们可以高价收购。”

    即使希望渺茫,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也要去找一番。

    顾锦点了点头:“我先给万俟家族打电话问问。”

    如此价值不菲的玉石,顾锦觉得还是要从万俟家族打探一下口风。

    京城中流砥柱的家族,能拥有皇家帝王绿玉石的可能不大,若是京城四大家族谁家有还比较可能。

    安明霁:“可以,先问一下,若是谁家有价钱不是问题。”

    顾锦拿出手机,直接打到万俟家主手机上。

    “小九爷?”对方接通电话。

    顾锦毫不含蓄,开口问他知不知道谁家有皇家帝王绿玉石,无论是色泽质地要皆上乘,并且有两个拳头那么大小的体积。

    这事问万俟家主,还真的是问对人了。

    对方想了想告诉顾锦:“我记得穆家有一块帝王绿玉石,至于大小不太清楚,只知道当年还在世的上任穆家家主很是宝贝的样子。”

    顾锦:“麻烦您探探穆家,能不能让我们看一眼他们的那块玉石?”

    她不说直接收购,只说要看。

    若穆家那块帝王绿玉石,真的跟安凤曾拥有过的那块差不多,他们再考虑收购。

    “我联系穆家问问,一会儿给小九爷回电话。”

    “行。”

    顾锦挂了电话,面露沉思。

    安凤已经快不行了,她的身体走到了极限,即使她用再多的天材地宝,也无法留住她的性命。

    这就是命数,是不可逆的。

    在临走前,她想起丈夫生前送她的皇家帝王绿玉石,可见这是她多年来一直记挂着丈夫,丈夫送她的那块玉石损坏,也是一直压在她心底的遗憾。

    此刻,她竟然有几分感同身受。

    察觉出顾锦周身的低落,安明霁捏了捏她的手,“不要有太大压力,皇家帝王绿玉石世界少有,就算是找不到,姨奶奶也不会怪我们的。”

    “我明白。”

    顾锦莞尔一笑,挥去心头的压抑。

    他们回家的路线不曾改变。

    回到左岸水榭,安明霁跟顾锦没有先回家,他们去看望了安凤。

    管家打开房门看到他们的身影,就像是见到了救星。

    “少主,顾小姐你们可算是来了!夫人今天的状态不太好,你们快进来看看她。”

    安明霁闻言,面色沉下来,他第一个冲进了房间。

    安凤现在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甚至连轮椅都坐不了,一直躺在卧室床上。

    他推开房门,卧室内地声音随之传入他耳中。

    “卡西,安德尔,去找找杰瑞送我的那块帝王绿玉石,我还记得当初杰瑞得到它时,像个孩子一样高兴地捧到我面前。

    我快要不行了,临走前我要把它带上,不然见到杰瑞他没看到玉石,会认为我不重视它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