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顾锦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桔梗花海。

    紫色的桔梗花海一眼望不到头,漂亮而美丽。

    它们代表真诚不变的爱,纯洁,无邪,漂亮,感动,富于感情。

    桔梗花看似外形纤细柔软,给人一种娇嫩可怜的感觉,它的每一片花瓣都向外微微翻卷着,像是排斥陌生人靠近的少女。

    让人保护欲大增,但也更显它清新高雅之姿。

    越野车在花海中央的几排房子面前停下。

    裘强海下车,来到安明霁跟顾锦面前,亲自把人迎进他所住的那排房子内。

    果然像他所说,事先让人准备了晚饭。

    竹制的桌上摆满丰盛的晚餐,有鱼有肉,还有一些颜色鲜艳的蔬菜,更有这边常见的野味儿。

    忙碌一天,安明霁,顾锦两人也饿了。

    他们简单洗漱后,来到宽敞的大厅内,跟裘强海一同进餐。

    难得这边有熟人过来,裘强海让人开了瓶特供酒。

    安明霁跟顾锦陪他喝了两杯。

    他们将匆匆前往南偭的缘由,告知了裘强海。

    后者淡淡一笑,心下感叹他们的孝心。

    他说:“你们初来驾到,对这边不太熟,明天我带你们去交易会,其实我也有打算过去看看。”

    “那就一起。”顾锦笑着点头,随手夹了一块野味儿放到安明霁的碗中。

    夜幕降临。

    三人的晚餐还不曾结束。

    今天裘强海也许因为心情不错,明显喝多了几杯。

    顾锦看了眼脸色红润,双眼沧桑,透着无限悲情的裘强海,突然出声问:“海哥,那么多桔梗花,都是你亲手种下的?”

    裘强海夹着香烟的手,微微颤动了一下。

    他抬眸,深邃的眸子望向外面灯光照射下,在微风吹动下摇晃地花海,唇角弯起一抹苦涩笑容。

    “是,不过有机子,种下它们倒也费不了太大力气。”

    安明霁似是因他的话有所触动,转头看向门外入目的花海,眼底闪过细细碎碎的光芒。

    厅内似是响起低不可闻地叹息声。

    顾锦同情地看向裘强海:“海哥,这么久了,你也该放下了,听说余先生也很快带着家人去京城,他们若是看到你这副模样,也会跟着难过。”

    她是知道裘强海的姐姐,裘青芸对这个弟弟的疼爱程度。

    就连余清李都对这个小舅子很宠,堪比宠儿子。

    裘强海苦笑一声,说了句面对自己人才说的心里话:“若是能放下,我又何必苦苦挣扎。”

    他端起眼前的白酒,送到嘴边,扬起头,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裘强海泛着红的眸子,望着顾锦,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我总感觉敏敏还在,就在我身边,可我找不到她,怎么都找不到。

    那些模样跟她相似的人,半点不像她,她们根本就不是她,我不知道还要怎么去找敏敏,明明感觉她就在,可我怎么都找不到——”

    裘强海的声音因不自觉地哽咽,明显说不下去。

    他痛苦地声音中,溢满了无助。

    顾锦不知道要如何安慰他,看他这痛苦模样,心下动容,也因他的难过有所感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