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眯起双眼,扫了一眼刚刚跟老辛交谈的年轻男人。

    对方周身泛着淡薄的白色气场,满脸的衰色,但不难看出这人是个行的正坐得端好品相。

    她眯眼笑看老辛:“这人跟你什么关系?”

    后者脸色露出几分羞赫:“这是我一友人,家中是做珠宝生意的,最近因家族生意上需要救急,这才跑来交易会碰碰运气,台上的那块红翡石料您若是有心要卖,价钱好商量。”

    顾锦伸手托着下巴,她是知道的,台上的红翡还没有完全开出来,但其中的价值远远超过三百万。

    这次南偭之行,是为了安凤来寻皇家帝王绿玉石,最初,她并没有打算捞一笔的心思。

    之前挑中最有价值的五块石料,也不过是要教交易会老板做人。

    如今能为他人行个方便,她还是乐意至极的。

    不过对方出的价,相对于未解完的红翡,的确低了点。

    安明霁望向身边阿锦沉思的容颜,温声开口:“阿锦若不愿卖,不理会就行,何必纠结。”

    少年如水般温润地嗓音,唤回顾锦思考合适的价格心神。

    她回头冲安明霁灿烂一笑:“卖吧,我看那人是个满身正气的人,不过最近好像走衰运,就当做善事了。”

    “你开心就好。”安明霁精致容颜露出宠溺一笑。

    顾锦对老板举起四个手指:“四百万,问问你那友人要不要买?”

    “要!要!”老辛连忙点头,替友人点头。

    顾锦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继续道:“让解石师继续开,无论解出多大面积红翡,我都按照这个价格卖给他。”

    “好!”

    老辛快步朝友人走去。

    两人交谈了一番,年轻男人朝顾锦这边看了看,随之点了点头。

    老辛立即让解石师继续解石。

    紧张的解石过程中,现场众多人纷纷大气不敢喘一下。

    老辛的友人,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台上,露出红翡一面的石料,脸上因激动的期待而泛起不正常的红。

    半个小时后。

    脸盆大小的石料全部解开,露出竟有三分之二足球大小的红翡面积。

    “这么大的红翡,当真是罕见!”

    “能得见如此极品红翡,老身荣幸之至。”

    “这么大的红翡,价值几千万了吧?!!”

    “何止!若是打磨雕刻成首饰,挂件,玉镯,将会翻上好几倍。”

    “不知道这块红翡的拥有者是谁,简直是太幸运了!”

    “这人怕是用尽了一生的好运!”

    众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同样又激动。

    同样兴奋激动的,还有老辛的友人。

    他原本是凭借跟着老辛的相识,想着买下这块不知道能否挽救他的石料,却不曾想到会是这么大的惊喜。

    年轻男人激动的频频朝顾锦所在方向看去。

    安明霁侧头,锐利地眸子直射对方。

    他知道阿锦对这个男人有着好感,否则不会将红翡以这么低的价格转售。

    对方频频盯着他的阿锦看,这让他很不高兴。

    年轻男人桑子秋,不经意间对上安明霁如狼一般的视线,登时心下一惊,浑身的激动情绪快速退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