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饿了。”安明霁出声。

    他没有将那些跳梁小丑放在眼中,有艾伦在,这些事不需要他来操心。

    “走了!”

    顾锦上前想要搭上安明霁的肩膀,奈何对方高了她不止一个头。

    少年望着她遗憾的脸色,握住她的手。

    大手握小手,亲密无间。

    三人并没有走远,他们在交易会旁边的饭店点了一桌子菜。

    菜吃了一半,门外响起了汽车的轰鸣声,以及密集的枪声。

    “啊啊啊啊!!!”

    “砰砰砰!!!”

    伴随枪声响起的还有人群的惨叫声。

    饭店大厅内的众人,似是对这样的场面非常习惯,一窝蜂地朝饭店后门跑去。

    南偭是个非常乱的地方,来这里的人都要有一些保命手段,否则说不定点背就不小心丢了命。

    坐在不远处桌上的艾伦等人,听到门外的动静那一刻,快速起身,他们训练有素地将安明霁,顾锦,裘强海三人拥护起来。

    他们将随身携带的武器掏出,第一时间上膛,枪口直对饭店的门口

    一群面带黑巾,挡住嘴巴鼻子,只露出双眼的男女闯进来。

    这些人满身匪气,周围蔓延着黑色雾气,竟是个个手上沾染了鲜血,甚至背上了数条人命官司。

    偌大的厅内,只剩下顾锦一行人还安然坐在饭桌前。

    黑面巾一行人闯入,瞬间将枪口对向他们。

    艾伦也不是吃素的,在这些黑面巾男女调整枪口时,他主动出击。

    “砰!”

    随着艾伦开枪,一名身材高大的男人缓缓倒下。

    枪声响起,就像是个信号。

    艾伦身后的众人,快速朝对面的一群菜鸟出击。

    “砰砰!!”

    “砰砰砰砰!!!!”

    密集地枪声响起,突然闯入的人群,不过在眨眼间全被干掉。

    这些人对于艾伦等训练有素,历经无数场战役的人来说,堪比菜鸟中的弱鸡,还不够练手的。

    浓郁的血腥味儿蔓延在饭店大厅,有些大胆的人围观了这一幕,不禁吓得腿软。

    只因,这一幕实在是让人震撼。

    若是他们记得不错的话,死去的黑面巾男女是本地有名的势力。

    他们在这片地面上拥有最多的武器,甚至沾染了个个灰色生意行业,黄,赌,毒,可谓是无恶不作。

    今天这样的情景更是家常便饭,几乎每隔几天都会出现。

    像今天这样一败涂地的,倒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顾锦撂下手上的筷子。

    清纯中带着妩媚容颜露出不悦神色,一双秀眉紧紧蹩起。

    鼻尖的浓郁血腥味儿,实在是让人厌烦。

    一顿饭还没吃饭,这群不长眼的撞上来,实在是让人心情糟糕透了!

    安明霁更是一个眼神都没有扫向门口。

    看到顾锦蹩眉,满脸的不悦,他唇角轻轻抿着,双眼眸光渐渐沉下来。

    “艾伦,去查查是谁送上如此薄礼,加倍回礼。”

    惹他的阿锦姐姐不高兴,总该是要付出代价的。

    “是,少主!”

    艾伦应声后,带着几名手下离开。

    裘强海非常好心情地点燃一根香烟,看对面顾锦跟安明霁不耐的神色,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