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大概扫了两眼。

    发现现场还在竞拍的只剩三四个人。

    直到,台上主持人喊到二百二十万时,其中一个竞拍人退出后,顾锦终于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二百二十五万,二百二十六万,二百二十七万……二百三十万,二百三十万,还有没有加价的?二百三十二万,二百三十五万……”

    现场参与竞拍的除了顾锦,还有两个人。

    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一个穿着得体的中年男人。

    三人彼此追逐,很快喊到二百五十万。

    “二百五十万,二百五十万,还有没有人加价?”

    顾锦举起手中的牌。

    主持人:“二百五十一万,二百五十一万,二百五十二万,二百五十三万……”

    顾锦一次次举起手中的牌子,喊到二百六十万时,年过半百的老人退出。

    只剩中年男人跟顾锦竞争。

    “二百六十五万,二百六十五万,二百六十六万,二百六十七万,二百六十七万……”

    最后顾锦举牌实在是太累,她把手中的牌子塞到,坐在身边的少年手中。

    “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得到它,哪怕是超过我们之前出的价钱。”

    “知道了。”

    安明霁一边应声,一边将手中握着的牌子举起。

    心道,阿锦这果断的态度,可见台上的翡翠原石,极有可能是姨奶奶所需要的帝王绿玉石。

    他猜得不错。

    顾锦双眼能探测出,台上没有红布遮盖的原石中,的确是价值不菲的帝王绿玉石。

    里面玉石所占面积不小,颜色也非常漂亮。

    许多人终其一生都难得到一件真正的帝王绿翡翠,谁若是能开出帝王绿,绝对是一夜暴富。

    顾锦不需要一夜暴富,她本身拥有的财富就无法估算。

    之所以不惜一切代价拍下,只因里面有能安抚安凤遗憾的东西。

    “三百万!三百万,这位先生还要加价吗?”

    台上主持人问跟安明霁竞拍的中年男人。

    对方朝这边看了一眼,咬了咬牙还是举起手中的牌子。

    “三百零一万,三百零一万……”

    安明霁目不斜视,听到主持人报价,非常淡定地举起手中的牌子。

    “三百零二万,三百零二万……三百零三万……”

    顾锦眯起一双漂亮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台上的翡翠原石。

    她心底已经开始计划,拍下这块石料后,若是现场解,少不得引起一些没必要的麻烦,耽误回国的时间。

    今天他们造成的轰动不大不小,这巴掌大的南偭有点身份的人,应该是都知道了。

    甚至还惹来了杀身之祸,遭遇两次袭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贪心不足的人还是很多的。

    顾锦决定不现场解石,回头找老辛私下联系人解石。

    “三百一十五万,三百一十五万两次,还有没有加价的?”

    中年男人最终还是放弃竞拍。

    “三百一十五万,最后一次!”

    台上主持人手中的锤子缓缓落在桌上。

    “沉闷地声响,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顾锦等人以三百一十五万的价格,拍到台上偌大的翡翠原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