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这块顶级翡翠原石,也没有卖到超出四百万的价格。

    一直在会场中的老辛,听到最后的交易价,他轻轻摇头,心底非常遗憾。

    若是老板上午同意,以四百万价格售出,他们今天会多赚八十五万。

    台上主持人望着安明霁所在的位置,笑着开口:“恭喜台下这位先生,以三百一十五万的价格,拍的这块顶级翡翠原石!”

    “啪啪啪——”

    “啪啪啪啪——”

    现场不少人鼓掌。

    安明霁非常礼貌地站起身,对大家微微颔首。

    看到他眉目如画精致容貌,不少人看直了眼。

    当然这不少人中,大多都是女人。

    她们纷纷被少年的容貌所惊艳。

    少年英气的眉,妖孽的桃花眸,高削的鼻梁,凉薄微勾的唇,配上自身与生俱来的贵气与温润如玉的气质,就这么刻进在中众多女人的眼中。

    在她们眼中,安明霁就如同世家公子般好气度,满身吸引人的贵气与清雅气质。

    但细心的人发现,少年眼底的恣意与野性,他绝不简单。

    安明霁缓缓垂眸,坐回座位,没有给关注他的女人一个视线。

    他无论是双眼还是一颗心,有的只有一个阿锦。

    顾锦倒是发现,周围不少女人盯着她家小安,那些视线中夹杂着恶意,那是势在必得的龌龊。

    她清楚这代表了什么。

    想到有人惦记她一手养大的崽,顾锦心下不舒服起来。

    一张红唇紧紧抿起,眼眸中的冷光像一道利剑,扫射那些人眼中的恶意光芒。

    被她如此凶狠怒视,不少女人收回了肆意目光。

    能来到南偭,参与交易会的人,又有几个简单的。

    今天中午在隔壁饭店发生的一切,众人都心知肚明。

    即使他们心底有什么想法,回想之前范店门口染红的鲜血,他们也不得不将心底的想法收敛。

    安明霁望着顾锦脸上对他人来说是凶狠,对他来说十分可爱的神情,心下十分受用。

    他喜欢阿锦,喜欢她为了他所做所为。

    这会让他感觉到,阿锦也是喜欢他的,也是在意他的,就如同他对她一般。

    老辛快步朝顾锦等人小步跑来,一脸殷勤地问:“几位老板,不知道你们是现场解石,还是想要带回去,另找他人……”

    顾锦打断他的话:“我们不现场解石,你找个人私下来操作就行。”

    “这样会不会太低调了一些?”老辛觉得这样,会让交易会少了很大的乐趣,也减弱了今天这场竞拍的价值。

    顾锦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你不会不知道,之前我们在隔壁饭店遭遇了一场袭击,下午在来的路上,遭遇了第二场袭击。

    今个若是再来个现场解石,万一里面再开出极品翡翠,接下来我们岂不是真要留在南偭做客不成?”

    就算不留下做客,也难免惹来一些纠缠,耽误他们回国的行程。

    她太清楚若是开出帝王绿玉石,给众人所带来的震撼。

    老辛是知道他们在隔壁饭店的遭遇,也清楚眼前几位老板是有实力的,否则不可能在全面歼灭黑面巾一行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