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来南偭,裘强海短时间没打算回国。

    他的主治医生安东.博林,说他现在的病情反复,不能受太大的刺激,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在敏敏曾经所待过的土地上,他内心十分安静。

    这里对他来说,无疑是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

    只除了偶尔有些动乱,不太安全。

    裘强海回到住所,换上当地的宽松衣服,踩着一双休闲鞋,踏入溢满花香的桔梗花海中。

    每每身处这片花海,往往是他内心最平静的时候。

    他不知道距离这里十多公里之外,世九娱乐公司由程世恩导演亲手操刀的《为女则刚》电影,就在那里拍摄取景。

    他们会在这里停留十天左右的时间。

    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微妙。

    ……

    顾锦,安明霁回到国内已经是深夜。

    他们在天龙特卫楼顶下了飞机,由艾伦提前通知派来接他们的车,送回左岸水榭家中。

    回到家中,两人洗刷一番,换上干净整洁的衣服,又打电话给照顾安凤的管家。

    询问了对方,安凤曾经拥有的那块帝王绿玉石,大小,形状,以及特色。

    之后,顾锦按照管家所说的模样,将两个拳头大小的玉石,从整块帝王绿玉石上切割下来。

    此刻已是凌晨两点。

    顾锦,安明霁带着切割下来的帝王绿玉石,前往安凤所在左岸水榭的家。

    房门被打开的瞬间,两人看到的是管家通红的双眼。

    “少主,顾小姐,夫人在屋内等你们。”

    安明霁率先踏入房间,一眼看到站在屋内客厅落地窗前,披着一件褐色风衣的瘦弱身影。

    安凤似有所感回头。

    她目光温柔地望着,朝她走近的安明霁,以及他身后的顾锦。

    “你们可算是回来了,要是再晚点,怕是见不到我这把老骨头了。”安凤笑着开口。

    “姨奶奶,不要乱说,您这不是好好的。”

    安明霁走上前,搀扶着安凤:“这有风,去沙发上坐会儿?”

    “好。”安凤没有反驳,拍了拍少年搀扶她胳膊的手。

    之前她嫌弃屋里闷,让管家将窗户打开。

    夜深了,夜晚的风中夹杂着些许凉意。

    安明霁扶着安凤走到沙发坐下,他抬头,悲伤,担忧,泛着些许红意的眸子,就这么朝顾锦看去。

    这样的神色,被顾锦看在眼中,恨不得抱住反对方好好安慰一番。

    两人都是有修为的人,如何看不出安凤此刻分明就是回光返照。

    他们只想着解决老人临终前所在意的事,让她少一点遗憾。

    却没想到,这会是她最后的时间。

    若是他们再晚回来一天,就真的见不到安凤最后一面。

    这将会是怎样的遗憾。

    两人心下很不是滋味儿。

    安凤坐在沙发上,瘦弱的脸泛着红润,脸色很好看。

    她握着安明霁搀扶着她的手,抬起另一只手,朝顾锦缓缓伸去。

    “锦丫头,来。”

    顾锦走到安凤的另一侧坐下,她手中还抱着,被红布包起来的帝王绿玉石。

    安凤握着她的手,扫了一眼顾锦怀中,被她小心翼翼抱着的东西,面上闪过了然神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