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凤这辈子经历过大风大浪,也承受过诸多磨难,直到最后遇到杰瑞,终于遇到对的人。

    她经历了数段感情,杰瑞低情商,两人碰撞在一起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也有过一些无伤大雅的小误会。

    这些小误会皆因两人,对彼此真挚情感而消除。

    安凤说说停停,脸上时而露出开心,时而怀念,时而伤感。

    安明霁,顾锦两人坐在她身侧,做一个安静的倾听者。

    随着最后,对方的话音越来越小,脸上的不正常红润之色渐渐消去。

    他们都明白,安凤到时候了。

    窗外,暗黑的天空中,东方有几道泛着白的微光。

    在一片寂静的小区中,在这暗藏生机的城市中,大多人还身在睡梦中,期待着美好的一天降临。

    直到,东方的白光逐渐清晰,安凤说话地声音停下。

    安明霁握着对方渐渐发凉的手,身心温度都在急速下降。

    他不是没有碰过尸体,却第一次发觉,人在没了生机后,身体冷得让一颗心都在发颤。

    太冷了,冷得他身体都在颤抖。

    他很久没有经历过,这种无助,孤独,被人抛弃的感觉。

    当年,父亲,奶奶去世时,他虽心痛,难过,无助,却没有现在这样清晰的悲伤。

    亲人的离去,将是这一生的永别。

    从意国跟随安凤前来的所有达尔文家族仆人,都聚集在大厅,在管家的带领下训练有素地站立着。

    安凤闭上眼的那一刻,管家率先抬起右手,放到他的左肩上,弯腰呈九十度。

    “夫人!”

    悲戚夹杂着哭音响起。

    “夫人——”

    “夫人——”

    所有仆人,纷纷行礼。

    他们不是华国人,不会行跪拜之礼。

    安明霁,顾锦坐在安凤身边,两人脸上都已经落满了泪。

    安凤已经连他们的手都握不住,冰凉的手明明在前几分钟还泛着余温,此刻却比冰块还让人寒冷。

    他们没有松开安凤的手。

    安明霁握着她的手,弯腰哭得无声无息,除了对方身体在微微颤抖,没有人看到这个少年如何悲痛与难过。

    艾伦等人得知达尔人夫人离世的消息时,带领所有手下拿着随身的武器,一排排站在楼下。

    东方笼罩着大地的黑暗已经散去,天边露出了白光。

    艾伦望着夫人所在的楼层,高喊一声:“prepare!”

    他将手中的枪,高高举起冲着上空。

    身后众人纷纷跟上动作,举起他们手中的武器。

    “砰!”

    没有带消音的枪声响起。

    紧接着密集地激烈武器射击声响起。

    “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

    子弹就像是不要钱一样,不断发射着。

    密集鸣枪声,打破黎明前的寂静。

    左岸水榭所有住户,纷纷被这激烈的枪声吵醒。

    他们睁开朦胧的双眼,第一时间露出惊恐神色,还以为是发生了地震赶紧去逃命,已经有人夺门而逃。

    而一些明显听出声音不对劲的人,来到了窗前,扫向楼下。

    在看到楼下一群,无论是头上的发色,还是双眸的瞳孔颜色,明显看出是外国男人密集的站在一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