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身穿严谨的黑色西装,手中握着危险的武器,还在不停的射击。

    这些人的胳膊上,无一不是缠着一圈黑色布带。

    这是只有家中有人逝去,才会带上的黑带象征。

    楼下,震撼而浩大的场面,威慑了所有人看向楼下的住户。

    有人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认为眼前看到的一幕是他们在做梦。

    “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

    然而,密集地枪声还在响起。

    皇城脚下,竟然有这么一群不要命的人如此行事,这怕是不要命了。

    很快他们明白过来,楼下的人要不要命不重要,眼下是他们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谁知道这些人在搞什么鬼。

    他们个个手中有杀伤力强大的武器,万一要是冲上楼来,他们的小命难保。

    左岸水榭住得都是有身份象征,非富即贵的人。

    他们纷纷开始联系外面,争取将生命受到的威胁降低。

    楼下艾伦等人造成的动静,传进楼上屋内安明霁,顾锦,管家等人耳中。

    听到楼下传来响彻天边地动静,他们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阻止。

    达尔人家族本身就是做军-火生意,家主离世,他们都要以这样的仪式来送别。

    楼上。

    时间缓慢流逝,管家见少主跟顾锦还陪在夫人的身边,抬脚走上前,轻声开口:“少主,顾小姐,夫人已经去了,我们需要为夫人换衣服。”

    顾锦握着安凤冰冷的手,抬起一双泛着红意的眸子,对管家开口:“我来吧,衣服在哪?”

    “顾小姐,女仆会做好的,您还是多陪陪少主。”

    管家看了一眼,此刻半跪在夫人面前,紧紧握着夫人手的少主,眼底闪过一丝不忍。

    少年压弯了腰哀痛哭泣,高大的背影在微微颤抖,就如同失去母父的幼狼。

    这个向来杀伐决断,有着夫人一样血统,一样手段狠戾的少年,此刻竟然脆弱到这个地步,这是他们从不曾见过的。

    顾锦顺着管家的目光,看到如幼崽一般满身悲怆的安明霁。

    对方一只手死死握着安凤的手,另一只手竭尽全力紧紧抓着沙发,竟把沙发抓出五个深刻见地的洞。

    少年低着头,让人无法看到他脸上任何悲痛神情。

    可顾锦知道,对方一定紧紧咬着牙齿,抑制他外露的悲伤。

    少年是骄傲的,同样也是隐忍的,不愿将软弱一面显露人前。

    顾锦松开安凤的手,将其轻轻放到沙发上,起身走到安明霁面前。

    她伸手摸了摸,跪在安凤跟前的少年头发,动作温柔地轻轻抚着:“小安,你先起来,安奶奶要进去换衣服。”

    安明霁的身体微微颤动,握着安凤的那只手越加用力,他没有站起身,大能听出从对方口中发出的哽咽声,更加清晰了几分。

    他难过的模样,让顾锦也为之难过与心痛,恨不得代之。

    顾锦半蹲在安明霁的面前,双手抱着对方的手,轻轻抬起对方的脸。

    在看到少年满脸泪痕,一双眸中显露出的受伤,悲痛,被人丢弃的凄凉模样,顾锦因心痛瞬间再次红了双眼。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