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那些手中端着武器的人,陈红心底有些害怕,但架不住半个村的人都来了,她大着胆子跟村民一同看热闹。

    众人七嘴八舌的交谈着,说着达尔文家族手下听不懂的方言。

    只要这些人不上山,达尔文家族的人是不会伤害他们的。

    少主跟顾小姐上山之前,对他们下了命令,万不可伤到青山村的村民。

    半山腰上。

    安奶奶的坟墓旁,站着安明霁,顾锦,艾伦,管家,以及数名仆人与手下。

    在安奶奶的坟墓旁,已经挖了一人多高的深坑。

    安明霁站在安凤所躺的金丝楠木制造棺木前,伸手轻轻抚摸着涂刷了一层漆面的棺木。

    他像是透过棺木,看到里面躺着的人。

    夕阳斜下,透过茂密的树木,细碎的光芒洒落在少年身上,为他平添了几分忧郁。

    少年一身黑衣,气质淡雅,整个人身上散发着浓郁的悲伤气息。

    安明霁面部表情露出迷茫,无措,像是屏蔽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高大的身姿站在棺木前一动不动。

    时间不早了。

    顾锦走到安明霁身前,轻声道:“小安,时候到了。”

    “嗯——”

    少年沉闷地声音响起,有不舍,有低落,还有难言的悲伤。

    在棺木下葬的那一刻,安明霁身体开始轻轻地颤抖。

    “姨奶奶——”

    他低不可闻地轻声喊着。

    望向身边隐藏着悲伤,声音颤抖的少年,顾锦差点就要忍不住流下泪。

    在手下即将埋土时,管家喊停,他从仆人手中接过一物。

    一个四四方方的木质精致盒子。

    他捧着木盒,走到下葬的棺木前,泣不成声:“夫人,这是先生,先生说过永远要追随您的身边,您总说遇到先生,完整了您整个人生,这对先生来说又何尝不是。”

    管家说完,抱着木盒想要将其送到安凤所躺的棺木前,奈何他已经年迈,身体早已不灵活。

    安明霁走上前,将上一任达尔文家主的骨灰盒抱起,轻轻一跃,跳到坟墓中的棺木前。

    他弯身,将骨灰盒放在姨奶奶的棺木旁,低声喊了一声:“姨爷——”

    之后,安明霁站起身,面向他眼前安凤所躺的棺木,满眼的不舍与哀痛。

    突然,他对着棺木跪了下去。

    只听少年颤抖着声音说:“姨奶奶,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会管理好达尔文家族的,您不用再操心我的事,我知道自己要什么,您,您放心的去吧——”

    少年苍白如纸的唇,轻轻地颤抖着,脸色坚毅而隐忍。

    顾锦见此,捂住嘴,泪水从眼眶滑落。

    安明霁并没有在多待,很快飞身上来。

    看到顾锦再次落泪,他走到对方身边,伸出胳膊揽着她的身体。

    他低不可闻道:“一切都会好的。”

    顾锦抓着他的衣服,将脸埋进他的怀中,哽咽道:“会的!”

    安奶奶的坟墓前,很快添了一座新坟。

    立碑后,顾锦跟安明霁跪下,烧了一些黄纸。

    天色暗沉后,一行人带着沉重的心情下山。

    山脚下围观的村民,久久等不到山上的动静,早已散去各自回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