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两人在门口道别时,顾锦将安明霁脸上的憔悴与疲倦,还有红肿的双眼清晰的看在眼中。

    她走出房门,来到隔壁房前,伸手敲了敲房门。

    门却在下一刻,自动开了。

    她往里看了一眼,发现屋内的床非常整洁,以为安明霁早已起床。

    顾锦拿着药瓶走到顾家大院,看到管家站在大门口。

    她走上前,问:“小安呢?怎么起这么早?”

    管家双眼通红:“顾小姐,少主他一夜没睡,半夜就起身上山了,刚刚回来,这又出去了。”

    “……”顾锦捏紧了手中的药瓶。

    竟是一夜没睡。

    她一点都没有发觉。

    当真是让人又恨又心疼,照这样下去,小安就算是有修为在身,也是要伤身体的。

    顾锦摩擦了一下指尖,深吸一口气,问:“知道他朝哪个方向走的吗?”

    管家对她指了一个方向。

    顾锦直奔那个方向而去。

    一路上碰到不少村民,根据询问他们得到的信息,顾锦知道小安是去了安家。

    也通过村民话中的言语,她知道一件事,安汉义死了。

    被他婆娘,李雪琴亲手杀了。

    安汉义不知怎么就突然瘸了腿,连胳膊也废了,整日瘫在床上,依靠婆娘跟孩子的照顾得以生存。

    即使他瘫在床上,依然掌控着老婆和孩子,只因他手里有钱。

    可惜,他太过自信。

    瘸了腿,断了胳膊后,性子阴狠变-态,太过折磨人。

    李雪琴受够了他,在找到他手里藏得的那些钱后,一个冲动把人杀了。

    杀人是犯法的,李雪琴想要逃,却被村民撞见,直接将人绑了送到了公安。

    人被关起来,前段时间传来消息,她好像要枪毙。

    至于他们唯一的儿子,安国亮早就废了,在家跟头猪一样混吃等死。

    女儿,安佳月,之前跟青山村村长的孙子,何家兴订了婚。

    他们家出了事后,村长一家自然不敢再同意这门亲事,他们没有上门找安家要定亲的礼金,甚至还给安家又补了一份礼金,算是他们悔婚的赔偿。

    前几天,安佳月嫁给了外村的一个老鳏夫。

    安家这一家子算是彻底毁了。

    顾锦大步朝安家走去,就在快到安家的时候,她看到安明霁跟艾伦朝她的方向走来。

    少年的双眼,看起来比昨日更加红肿,他脸上布满了憔悴的疲倦与深深忧伤,脸色苍白,眼底一片青色,这模样一看就是一宿未睡。

    顾锦快步走上前,怒视安明霁。

    她恨恨道:“长本事了!”

    “我错了!”

    安明霁倒也痛快,习惯性的第一时间认错。

    只要阿锦生气了,他主动承认绝对没错。

    顾锦眯起双眼,盯着安明霁毫无诚意的面容,恨恨问道:“错哪了?”

    对面的少年一脸迷茫,张了张嘴不知道却如何开口,他也不知道究竟错哪了。

    少年脸上无辜模样,被顾锦看在眼中,心底的怒意缓缓消散,担忧却依然不减。

    她打开手中的药膏,伸手勾了一块药膏,抬手送到安明霁红肿,泛着青色的双眼周围,将其轻轻抹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