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庆从未听阿旻提起过她的往事。

    对方被世九娱乐公司所签约的信息资料,都是他一手办下来的。

    应该说阿旻若是没有认识鲁庆,她就彻彻底底是个黑户。

    程世恩站在一旁,不停地抽烟。

    阿旻昏迷出事,要是对方醒来无事还好,这要是再有什么后遗症,怕是《为女则刚》的拍摄又要耽误拍摄。

    他突然觉得今年流年不利,不然先是一个宋茵茵,现在又来个阿旻。

    明明之前都规划的非常完美,怎么就出事了。

    这里的医疗设备简陋,诊所的大夫应该被称之刃蒙古大夫,他们说阿旻是太过劳累,休养几天就没事了。

    可眼下,看阿旻哭得如此难过,让人动容的模样,怎么可能像没事的样子。

    天色渐沉。

    程世恩,莫琳等人因拍摄都累了一天,饭都没有吃。

    众人商量着,鲁庆先在这守着阿旻,众人去吃饭,之后再轮流守着阿旻,直到她醒来。

    今夜,《为女则刚》剧组的众人注定无眠。

    阿旻还是没醒过来。

    程世恩来换鲁庆,让他去休息。

    鲁庆怎么放心阿旻,出声拒绝:“程导去休息吧,我回去也睡不着,今晚我守在这里。”

    程世恩双目一瞪:“这怎么行,一晚上你也盯不住,先回去休息。”

    “真不用程导,我没事,能熬得住。”

    劝不动鲁庆,程世恩待了一会儿,安排了一个工作人员陪他一起守着阿旻。

    安静的夜晚,时不时传来虫鸟的低鸣声。

    躺在病床上的阿旻睫毛微微颤抖。

    好一会儿,她终于从浑浑噩噩的梦境中醒来。

    睁开泪光朦胧的双眼,她那双被泪水洗涤过的眸子,就如同掩映在流云里的明月。

    守在阿旻身边的是鲁庆,还有一名剧组的工作人员,对方趴在桌上睡着了。

    鲁庆上下眼皮子在打架,不经意扫了一眼病床,发现阿旻睁开了双眼。

    他不由惊呼出声:“阿旻,你醒了!”

    看到眼前的鲁庆,阿旻又闭上双眼。

    她脑袋发沉,像是被人用重物砸击过。

    缓了缓有些疼痛的大脑,她再次睁开双眼。

    这一次,她双眸中泛着几分曾经没有的光芒,给人莫名的锐利感。

    鲁庆说不上她有什么变化,就是感觉她身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你怎么在这?”

    阿旻攥了攥拳头,动了动身体四肢,没有哪里受伤,她缓缓从简陋的病床上坐起来。

    一旁趴着睡着的工作人员,因她的动静而醒过来。

    “你醒了!!!”

    工作人员比鲁庆还要激动。

    阿旻对他轻轻点头。

    后者立即站起身,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他要去通知程导。

    鲁庆端来一杯水,送到阿旻的眼前:“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怎么突然昏了过去?”

    接过他递过来的水杯,阿旻没有喝。

    听了鲁庆的问题,她回想之前的记忆。

    拍摄《为女则刚》的时候,她是被莫琳扑倒的,应该是在滚下山坡的过程中,她头部受到了撞击,再后来就完全没意识了。

    不过对于梦境中的情景,她依稀还记得一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