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旻喝了一口水,轻声开口:“可能是撞到了头,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梦,现在浑身还沉沉的。”

    想起她之前哭得凄惨一幕,鲁庆坐在她身边不经意问:“做了什么梦?”

    “不太记得了。”

    其实阿旻还记得一些,可她不知道要从何说起,索性就说忘了。

    鲁庆叹了口气:“没事就好,你昏迷不醒,程导,莫琳他们在这一直陪着你,一个小时之前刚走。”

    阿旻闻言无动于衷,她握着手中的水杯,侧头看向窗外。

    已经是深夜,这时候南偭小村庄,应该是到处一片黑暗。

    但她所看到的远处一片灯火通明,窗外的夜风袭来,淡淡的花香涌入她鼻中。

    淡淡的花香气息,带来一种清冷的感触。

    阿旻望着远处灯火通明,隐隐看出一片花海模糊影子的地方,出声问:“这是哪?”

    鲁庆:“这是当地最好的诊所,你昏迷不醒后,第一时间被送到这。”

    “那是什么地方?”阿旻伸手指着远处。

    顺着她手指的地方望去,鲁庆看到了白天路过的那片桔梗花海。

    说实话,他没想到南偭这种小地方,竟然有这么一大片花海。

    白天看的时候,因担心阿旻的情况,只扫了几眼。

    现在是晚上,看不到白天那片花海的惊艳模样。

    鲁庆感叹道:“那里种植了一片紫色桔梗花,好像是当地某势力的私人领地,外人进不去。”

    阿旻听了,心底没有太大的涟漪。

    她收回视线,缓缓垂眸。

    心底空落落的,还在被之前的异样梦境所影响。

    阿旻浑身沉沉的,懒得动弹。

    喝了一杯水后,她又躺下睡着了。

    在距离这远处的桔梗花海中,裘强海还不曾睡下。

    今晚,他心情莫名的烦躁,甚至还幻听到敏敏的声音,对方在无助地痛哭,一声声喊着海哥。

    这让他整个人都处于暴躁与思念中,心底有发泄不出的烦闷,与破坏谷欠望。

    他知道,这是发病前的征兆。

    怕发病后会牵连身边无辜的人,裘强海搬了一把躺椅,放到花海中。

    他半躺在溢满清香的桔梗花海中,嗅着空气中的淡淡香气,双目缓缓闭上。

    夜深了,特助为他送来一张毯子。

    顺便带来了一个,让他不太高兴的消息。

    “老板,我们不远处的那个小诊所,今天来了一拨人,是世九娱乐公司程导拍摄《为女则刚》的女演员受伤了。

    晚上程导离开的时候,往我们这边来了一趟,他说是相中了这一片花海,想要借这个地方拍摄。”

    “让他滚!”

    裘强海眼睛都没有睁开,声音冷冽。

    从老板口中吐出的这几个字,特助能察觉到他抑制即将爆发的情绪,与周身泛起的怒意。

    “我会拒绝的。”

    特助压低声保证道。

    裘强海没有再出声,他伸手拉了拉,特助盖在他身上的薄毯,懒懒地躺在躺椅上,面部表情看起来放松而享受。

    实则,他内心依然处于暴躁中。

    是这片他亲手种下的紫色桔梗花海的淡淡清香,克制他心底的那股破坏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