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则她怎么会唯独面对他们的时候,心就会绞痛,为她带来最直白的悲喜交加情绪。

    想到这个可能,阿旻不由坐起身。

    她怀中还抱着被子,眸中的光芒不由发亮。

    若她真的认识他们,他们会不会知道她的身世,知道她的亲人,以及她的家在哪,还有她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想到这个可能,阿旻一颗心蠢蠢欲动。

    医生对她很不错,在对方惨死之前,她从未想过找亲人。

    只因她有一个,跟医生两人彼此才知道的秘密。

    她的脑中有一块碎片,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就会移位,那是会要她命的东西。

    医生断言,她没几年好活。

    那时候吃饱喝足的阿旻,并不会为此而伤神。

    既然都活不久了,寻找家人也是徒增悲伤,而且她怀疑自己可能没有家人,不然怎么会受了那么重的伤,也没有人找过她。

    今夜的阿旻,心底有些蠢蠢欲动。

    她有一颗迫切寻找失去记忆的心。

    一连两次失态,拨动她心弦的事故,让她明确感觉到,她一定是失去了很珍贵的东西。

    老板,以及下午遇到的男人,就是她的接下来的突破口。

    她决定明天去找那个男人问问,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

    至于脑子的碎片,以后再说也不迟,总归还有几年可活。

    她现在迫切想要找回以前的记忆,想知道那两个男人在她曾经的生活与记忆中,占有着怎样的位置。

    距离阿旻十多公里外。

    裘强海的特助,整个人处于暴躁中。

    就像是被老板传染,满脸的震怒与阴沉。

    特助衣服凌乱,脸上还带着伤痕,挽起的衬衫胳膊上也有血色抓痕。

    事情还要从一个小时前,裘强海醒来后说起。

    他是后半夜醒来的,醒来手意识不清楚,犯了病,一直张嘴喊着敏敏,要找她。

    找不到人,就将房间能砸的都砸了,嘴中还在不停地喊着敏敏,他的声音慌乱,无助,夹杂着卑微的祈求。

    更恐怖的是,在找不到人后的绝望中,他有了自残的行为。

    洒落地上的碎片,他像是感觉不到,赤脚踩在上面走来走去。

    鲜红的血液沾染在地面上,满屋都蔓延着浓郁的血腥味儿。

    从小身手敏捷的裘强海,连保镖都无法压制他。

    特助上前阻拦,也被暴躁中的老板伤到。

    “敏敏,敏敏你在哪?你出来!!!”

    裘强海就像是暴怒的雄狮,不断地在屋内走来走去。

    脚上踩着尖锐的碎片,每走一步都带着血印。

    眼见老板再折腾下去,怕是要流血而亡,特助擦了擦脸上伤痕的血色,一咬牙,将所有保镖都喊了进来。

    “都给我上,把老板打晕,我们连夜回去!”

    一声令下,所有保镖蜂拥而上。

    因之前一番折腾下,消耗一半体力的裘强海,哪里是那么多保镖的对手。

    他很快被人压制,其中一个保镖冒着失职的危险,将其用力打晕。

    裘强海晕过去后,特助冲一旁的医生怒吼:“还不快上去给老板止血!”

    后者立上前,镇定的收拾残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