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博林没有得到裘强海的回应,已经习以为常。

    他在本上快速写着什么,一边慢声细语道:“裘先生,你现在的病情非常严重,若是再不配合我治疗,恐怕永远也无法走出来。

    你的神经症性障碍严重影响了你的正常生活,情绪起伏非常动大,无故焦虑,暴怒,对周围一切人事物都有着严重破坏倾向,至于您的身体也受到严重损害,不知道您有多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安东.博林写完,抬头看向靠在沙发上双目紧闭的裘强海,无论他说什么对方都无动于衷,看似很平静的模样。

    这是典型的厌世,对周围一切都不感兴趣,严重的神经性忧郁症。

    对方眉目轻皱,即使没有睁开双眼,安东.博林都能清楚知道,他睁开双眼显露出的是不耐烦,暴躁,阴沉光芒,这是典型的暴躁症。

    若是没有人守在对方身边,说不定他什么时候就会有自杀的可能。

    客厅内陷入短暂的沉默。

    裘强海睁开疲惫的双眼,对安东.博林平静道:“开药吧。”

    总归是要吃药的,至于对方说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一句都没有上心。

    安东.博林声音严肃道:“吃药并不能根治你的病情,裘先生我需要你的配合。”

    裘强海笑了,笑意不达眼底:“我这不是挺配合的,你见过我这么好脾气的病人吗?”

    他摊开双手,态度看似非常友好温顺。

    安东.博林垂眸,扫向他手上包扎泛着红色的纱布,心底轻叹一声。

    要说这个病人应该说是,他遇到所有病人中,意志力最强的一个,对方有着严重的心理防线,死死把守那道防线,不让他靠近分毫。

    将手中的笔记本合上,钢笔盖上盖帽。

    安东.博林拿出公文包里的几盒药,放到眼前的桌上。

    病人不配合的情况下,安东.博林也没有办法医治,只能给对方开一些药缓解。

    他站起身,面对裘强海,将这一次登门看诊的总结告知。

    “裘先生,如果你对这次造成你发病的女孩,并没有像对其他那些女人一样,有着将对方打造成你心中人的想法,我觉得你可以跟对方多接触一下,说不定会找到突破口。”

    这一次的交谈中,他能听出病人对叫阿旻的女孩,有着面对其他人没有的耐心。

    他们的交谈中,他故意询问了那个叫阿旻的女孩不下五遍,这一次的发病是不是跟对方有关。

    每一次,裘强海都极有耐心的回答,他脸上也会露出不自知的迷茫与温柔。

    听了安东.博林的话,裘强海眼都不抬一下,直接拒绝:“没有必要。”

    他已经决定,不会再找任何跟敏敏相似的女孩,来折磨他们彼此。

    那些人都不是他的敏敏。

    唯一的突破口病人不愿接触,安东.博林轻轻摇头离开。

    特助送对方离开。

    在门口的时候,安东.博林并没有立即下楼。

    他望着特助,在等待对方开口。

    对方也没有让他失望,很快出声问:“我们老板接触的那个女孩,真的对老板帮助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