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彦鹏站在早已收摊关门的大排档跟前,身后还站着几个家人给他的保镖。

    他手中夹着抽了剩半根的香烟,浑身被担忧与焦急缠绕着。

    烟抽烟,他随手将其扔到地上,用脚尖狠狠碾灭。

    一直人来人往十分热闹的街道,此刻清冷得很,周围没有一个人影。

    邹彦鹏神色不安地望着远处的路口,他在等安明霁的到来。

    走投无路时,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安明霁。

    心底莫名就觉得,对方一定有办法找到袁欣。

    这种强烈的感觉,让毫不犹豫地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在邹彦鹏再一次殷切地扫向路口时,看到路口的几束明亮车灯。

    人终于来了!

    他轻轻吐了口气,抬脚朝路中央走去。

    安明霁坐在车内,远远就看到邹彦鹏的身影。

    车停在对方跟前时,他伸手打开车门,对站在车外的好友说:“上车。”

    邹彦鹏什么都没有问,直接坐进车内。

    ……

    XX歌厅。

    三楼。

    楼道内最里面的某间包房内,袁欣正在被人毫无抵抗力地殴打。

    “臭女表子!早就警告过你,老实听话!”

    邢颖抬脚用力踹向袁欣的身体。

    袁欣趴在地上,不知道自己被打了多久,却知道她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她全身上下都疼,身上也冷得很。

    “以为有人救了你就安然大吉了?让你勾,引我男人,一天就知道发骚!让你办点小事都做不好,你说你除了长了一张狐媚脸还有什么?!”

    邢颖将这段时间憋在心底的闷气,全部朝眼前的袁欣身上发泄出来。

    “大姐,杰哥找你!”

    突然,包厢房门被人打开,传来熟悉地嗓音。

    对方事故古玉杰身边的跟班。

    邢颖那只踩在袁欣脸上的脚移开,她回头问对方:“杰哥找我什么事?”

    “今个歌厅是来了一些贵客,杰哥让您过去见见人。”

    听闻这话,邢颖脸色立刻扭曲起来。

    那些所谓的贵客,根本就是一群畜生。

    每一次跟他们坐在一起,总要被他们手上占便宜,一次比一次过分。

    若是没有杰哥护着,她怕是早就被那些人吃干抹净。

    不过这两次,杰哥好像隐隐有放任那些贵客,对她为所欲为的意思。

    邢颖是真的不想要过去,但想到杰哥的脾气秉性,她攥紧了拳头,对门外的人说:“我这就过去!”

    包厢房门被人关上,邢颖脸色扭曲而狰狞。

    她转身,将这些怒意发泄在袁欣身上。

    用了比之前更用大的力气,狠狠地踹了对方几脚。

    早已经坚持不住的袁欣,在她的殴打下,再也坚持不住昏了过去。

    邢颖撇了撇嘴,对守在一旁的两个男人说:“你们给我看好她,留着她还有用,你们别想一些有的没的!”

    “知道了,大姐!”

    其中一个男人吊儿郎当的回答,双眼却一直放在袁欣身上,眼中的邪气是成年男人都懂的颜色。

    “给我管好你们的下半身!”

    在两个男人的赔笑中,邢颖离开包厢。

    她先是回到杰哥的休息室,换了一身还算保守的衣服,这才往楼上招待贵客的包厢走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