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脸上也露出自我嫌弃的神情,低叹一声:“没去鬼混,遇到了一些人。”

    安明霁解释完,转身去拿之前放到门口的风衣,回身去看顾锦:“阿锦,我先去冲个澡,马上就出来。”

    “去吧去吧,你要是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看我今晚不收拾你!”

    顾锦还在为少年大半夜离开家生气。

    这孩子实在是不让人省心。

    大半夜出门,还带了一身让人上头的恶臭味回来,也不知道什么天大的事,需要他亲自跑这一趟。

    “知道了,阿锦等我!”安明霁快步冲向西房。

    进了卧室,他将身上的衣服退去,把它们装到袋里,扔进了垃圾桶。

    早上卡西女侍收拾房间,看到会直接扔掉。

    在等待安明霁的空闲间,在前厅的顾锦泡了一壶茶水。

    豫毛峰,这茶是贡茶,价值不菲,就算是有钱都难以买到。

    顾锦这里的豫毛峰是万俟家送来的,她尝过一次味道还不错,偶尔会泡一壶来喝。

    这茶初入口时有点苦,当然对好茶来说,这种苦一定要在品茶者承受范围之内。

    茶水吞咽下去,苦味随即消失会感受到甘甜,这是典型的先苦后甜。

    顾锦懒懒地坐在沉香木座椅上,怀中抱着一只绣着福字的抱枕,无聊地把玩着上面的华国结。

    安明霁并没有让她等太久,以最快速度冲洗完,穿着一身淡蓝色丝绸居家服,脚步匆匆的来到大厅内。

    “好香,是豫毛峰?”

    他一踏进厅内,就闻到了浓浓的茶香味儿。

    顾锦闻声回头,身后沐浴后的少年十分耀眼,气质淡然优雅,极其惹人注目。

    他身上没了刚到家时的凌厉,与隐隐外泄的压迫感。

    其实顾锦见过安明霁眉眼冷傲,不做表情时生人勿进模样,给人天生自带的距离感与压迫感。

    不过那是他在面对外人与属下时,才会不自觉显露出的一面。

    此刻的少年,眉目如画,一双妖孽的桃花眸中满满都是她,眼底泛着温柔与宠溺光芒,十分接地气。

    这才是她所认识的温润如玉,乖巧懂事的小安。

    顾锦欣赏完自己家崽的美颜,对他招了招手:“你倒是鼻子尖,过来尝尝。”

    她放下手中的抱枕,亲自为安明霁倒了一杯。

    对方走来,坐在她身边后,她将茶杯送到安明霁面前。

    随着对方坐下,顾锦鼻端涌进一股淡淡的沐浴后清香。

    这种味道,她非常熟悉。

    两人用的洗漱用品都是一样的,顾锦身上每天都会带着这股淡淡的清香气味。

    不过身边的安明霁,身上除了这股淡淡的清香,还有一种任何香气都无法遮掩的龙檀香。

    两者混合在一起,毫无违和感,似是充满了诱惑力。

    顾锦情不禁地靠近安明霁,轻轻嗅着他身上的专属气息,双眼都不禁眯起来。

    端着茶杯品茶的安明霁,怎么可能看不到她的小动作。

    他眼尾甚至还扫到,阿锦眯起双眼,脸上露出的放松神情。

    这不由让他缓缓勾起唇角,眼底划过一抹暗光,脸上的神情是说不出的满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