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悄悄地与安明霁拉开距离,脸上露出佯怒:“说吧,大晚上不睡觉,跑出去干什么了?”

    在她退离后,安明霁眼底划过一抹遗憾。

    他放下手中的茶杯,将今晚邹彦鹏找他帮忙,以及后来遇到矮国人与傀的事告知。

    “真没去鬼混,他要是实在没办法也不会找上我,若是白天我肯定告诉你,大晚上的怕吵醒你。”

    顾锦知道他在学校有几个玩得不错的,听到邹彦鹏找他帮忙时,她心底的那丝担忧与生气也烟消云散。

    只是,她没想到安明霁会遇上矮国人跟傀。

    还有邢颖,她竟然死了。

    对方的容颜在她脑海中,都快要想不起来了。

    顾锦漂亮的眉蹩起微小的弧度:“矮国人究竟想要干什么?他们的手未免伸的太长了些。”

    “不清楚,不过看今晚自杀的那个矮国人,他们还不敢跟达尔文家族作对。”

    安明霁也不清楚矮国人究竟想要干什么,从今晚自杀的那个人看出,他们不想要惹上达尔文家族。

    他问顾锦:“还记得上次在圣诺酒店,尹湘玉带的那些人吗?”

    后者点点头:“记得。”

    “尹湘玉嫁到国外联姻是被家族舍弃,她嫁到了易卡斯家族,这个家族跟矮国人也有合作,尹家一直在调查此事,想必京城四大家族也知道矮国人炼制傀的事,不过看他们这么久都没有行动,其中怕是有什么内情。”

    这就让顾锦更不解了:“矮国人都欺负上门了,都没有什么表示?”

    安明霁摇了摇头:“要是有人管,矮国人不至于如此猖狂,谁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嗷呜!”

    在两人说话间,一白色庞然大物冲他们飞奔而来。

    是在大厅偏房睡觉的多多。

    这家伙是被厅内的说话声吵醒。

    见两个主子都在,多多十分兴奋的冲了过来。

    它绕了一圈,直接冲到安明霁腿边,老老实实的蹲在他面前,对他亲昵的嗷呜嗷呜叫着。

    安明霁伸出手,撸了一把它的头,意味不明道:“大半夜不睡觉,你也梦游了?”

    “嗥嗥——”

    多多冲他低嗥几声,像是回应他。

    甚至还递上一只前爪,安明霁顺手握住它的爪子,捏着把玩。

    坐在一边的顾锦,如何听不出安明霁这番话中的深意。

    她哼笑两声,对安明霁说:“下次再梦游,记得提前报备,要是再像今天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去,小心我家法伺候!”

    这番充满威胁的话,听在安明霁耳中,丝毫不惧。

    他扬起唇角,对顾锦笑得风度翩翩:“不知道阿锦姐姐,想要怎么家法伺候?”

    回应他的是顾锦伸来的手,这只手纤细而漂亮。

    且快狠准的捏住安明霁腰间淡薄肌肉,用力拧了一圈。

    “嘶!”

    少年呼痛出声。

    即使听到他的痛呼声,顾锦依然不松手。

    她倾身,靠近安明霁的容颜,脸色平静露出无害的笑容:“这就是家法。”

    望着眼前凑近的容颜,以及从顾锦身上传来的温度与淡淡的香气,安明霁因痛而隐忍的容颜,露出几分迷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