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眼眸中欲光肆虐,唇角勾起了宛如春风般迷人的笑意,妖孽容颜绽放出的笑意,不知道要迷倒多少万千少女。

    蹲坐在一旁的多多,回头盯着男主灿烂的笑容,萌蠢地歪了歪头。

    它似是很不解主子为何笑的这么开心。

    多多迈着它霸气而优雅地脚步,走到安明霁脚边蹲下。

    “嗥嗥——”

    安明霁好心情地抱住多多的头,趴在它高大的身体上,笑得更加开怀。

    “嗥嗥嗥——”多多苍蓝的眸满是迷茫。

    若是它能开口说话,一定吐槽,今个男主子怕不是吃了兴奋药,这么多年来,它从未看到男主子笑得这么灿烂开心。

    多多承受着男主子的体重,尾巴一下下地拍打在铺着地上铺着的毛绒毯上。

    ……

    回到房间的顾锦,将门关上,狠狠地装在门上。

    她伸手捂住脸,发出纠结地焦躁音。

    “啊啊啊——”

    她声音压得很低,就算是有人贴着门,估计都听不到。

    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期待呢。

    为什么会期待小安对她做出那样的事,顾锦的手微微颤抖。

    她百思不得其解。

    莫非她……太缺男人,竟然对小安有了不好的幻想?

    不应该啊。

    前世,她身边除了一个废物刘博昌,二十多年来也不是清心寡欲的活着。

    怎么会突然就想男人呢。

    重生一世,她打心底对男人敬而远之,也没打算找个男人过日子的心。

    小安,小安……

    顾锦双手轻轻拽着长发,头都要炸了,平静的心海被搅乱。

    突然,她停下撕扯头发的动作,想到另一种可能。

    莫非是因受荷尔蒙影响,男女的激素作用使然。

    一切都是那该死的外在原因?

    想到这个可能,顾锦的心稍稍安下来,至于她不敢触碰的另一种真相,是她不敢去想的。

    那对她来说太过刺激了。

    停下自我折磨后,顾锦又想到另一件重要的事。

    刚刚小安没发现她的不正常吧,没有吧?没有吧?

    她什么都没有说,两人也没有做什么越界的行为,应该什么都没有发现吧。

    向来是随遇而安的顾锦,此刻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小安那么聪明,刚刚她表现也明显不对劲,怎么可能没问题!

    顾锦同手同脚,失魂落魄地朝屋内的床走去。

    她整个人跌在被子上,轻轻滚了一圈,用被子把自己藏起来。

    真是丢死人了!

    ……

    第二天。

    一大早,顾锦顶着一双,几乎与熊猫媲美的双眼来到餐厅。

    即使再自我心理安慰,她还是失眠了。

    今早,她是听到安明霁上学离开的动静后,才敢走出来觅食。

    “顾小姐,您醒了,要吃点什么吗?”

    卡西正在收拾少主用餐后的餐具,看到顾锦走进餐厅,立即迎上去。

    “有什么吃的直接端上来就行,我随便吃两口。”

    她其实不想吃东西,奈何肚子发出抗议,上演空城计。

    卡西笑擦了擦湿着的双手,回道:“有煎蛋,火腿,还有牛奶跟面包。”

    “行,端上来吧。”

    顾锦一屁-股,毫无形象地坐在餐桌前,整个人趴在桌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