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了,我回来拿点东西,一会儿就走。”

    邹彦鹏有张卡在课堂桌里,昨晚身上的现金都给袁欣交了住院费,需要去银行取点钱出来。

    知道他还要去医院,乔文明,晋白加快速度吃饭。

    “我们吃完了,走吧。”

    四人起身离开食堂,前往教室。

    今天他们注定进不了教室。

    在教学楼前围观了不少人,隐隐透过人影看到几辆抓人眼球的警车。

    安明霁,邹彦鹏,乔文明,晋白四人站在远处,不解地看着这一幕。

    突然,有人看到他们。

    “他们在那!”那人高喊一声。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看过来。

    所有同学们目光复杂,怀疑,惊恐地打量着学校的几个风云人物。

    他们不再如往常一样,眼中露出羡慕,嫉妒,爱慕等目光。

    站在警车前的数名工作人员,听到要抓的人出现,他们飞速朝四个少年跑来。

    这些人边跑,边从腰间将手铐拿下来。

    “你们谁是邹彦鹏,安明霁?”

    站在四人面前,其中一个满脸威严的中年男人,凶神恶煞地问

    邹彦鹏跟安明霁彼此对视一眼,前者脸色微变,后者一脸从容淡定。

    乔文明,晋白则是满头雾水。

    不过他们很快联想到,邹彦鹏之前说袁欣被人绑架的事。

    莫非是其中还有什么内情?

    “我是,有什么事吗?”安明霁上前一步,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他眉目如画,看起来很是温润如玉,一双桃花眼自带诱惑,泛着几分温润暖意,又隐隐暗藏着一层浅淡疏离的寒意。

    少年神情似笑非笑,温和又淡漠。

    他也是四个少年中,最抓人眼球的存在。

    几个工作人员见他从容淡定,满身贵气,如世家贵族公子风度翩翩,一时间没有任何动作。

    他们怎么看眼前的少年,都不像是昨晚杀了十多条人命的凶手之一。

    倒是之前威严出声的中年男人,手中的手铐,快速朝安明霁靠近。

    隐藏在暗中的达尔文家族人,见少主被人如此对待,第一时间现身,朝这边快步冲了过来。

    安明霁看到后,对他们轻轻摇了摇头。

    冲过来的手下们,立即停下脚步。

    男人最终还是将手铐,铐在想要制服的人身上。

    做完这一切后,对方抬起头,目光冷冷地盯着安明霁,问:“你叫什么名字?”

    安明霁垂眸,看了一眼手上的玩意,又抬头对视眼前的男人,他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若是他想要反抗,眼前的男人根本不是他对手。

    在周围那么多同学面前,他不想要引起太大的慌乱,才会友好配合。

    安明霁没有出声,站在一旁的邹彦鹏上前一步:“我是邹彦鹏,他叫安明霁,我们没有犯法,现在还是在学校,你们公然如此对待学生,就不怕上面的领导处罚?”

    邹彦鹏是知道的,这些人无缘无故抓人,若是最后是一出乌龙,所有参与行动的人都会受到上面的处罚。

    这里是这京城一中,能在这上学的学生,大部分非富即贵,岂是能轻易得罪的。

    邹彦鹏根本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此刻满身底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