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人同样将邹彦鹏也铐起来。

    他冷笑道:“哼!你们与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有关,牵扯了十多条人命的命案,还敢说自己无辜?!跟我们走一趟吧!”

    安明霁跟邹彦鹏对视一眼,两人一个迷茫,一个依然镇定自若。

    直到身后的工作人员看他们没有动的意思,伸手去推他们。

    安明霁就像是身后长了眼睛,快速躲避开。

    他睨了一眼,身后想要推他的小年轻,双目冷然:“别碰我!”

    那个小年轻被安明霁快速躲避的动作惊了一下,对上他阴森冷然的眸子,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

    好快的身手。

    就如同一道残影子眼前闪过。

    他们局子里的人,都没有比眼前少年快的身手。

    这人当真是深藏不漏!

    邹彦鹏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他被人用力推了一把,差一点摔倒在地。

    “磨磨蹭蹭什么,还不快走!”

    中年男人怒吼一声。

    教学楼前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安明霁,邹彦鹏抬脚与他们往警车走去。

    “等等!”乔文明突然出声制止。

    刚刚他懵了,怎么一转眼,两个好友成了杀人凶手,还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带走。

    这一去,怕是影响甚大,说不定进去了还要吃一番苦头。

    他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些人把两个好友带走。

    被人干扰公务,中年男人再次怒了。

    他掏出腰间的武器,怒指乔文明:“再干涉我们公务,一律被当做共犯处理!”

    “那你们也不能就这么把人带走,若是冤枉了人,你们谁来赔偿他们在学校的名誉?!”

    “他们杀了人,十多条人命!名誉?这辈子都与他们沾不上边!”中年男人瞪圆了双眼,阴冷地盯着乔文明。

    安明霁回头对满脸怒容的乔文明说:“没事的,不用担心!”

    “哼!”中年男人闻言冷哼一声,似是对他跟邹彦鹏抱着很大的敌意。

    ……

    尹宅。

    邢文明,与其妻子毛敏兰,正在尹家大厅内悲伤哭泣。

    只听其声,却不见泪水的那种。

    可能是泪已经哭干了。

    坐在大厅中的尹二夫人毛淑琴,见姐姐跟姐夫哭得如此伤心,心下也不是滋味儿。

    昨晚,她的外甥女,邢颖被人杀了,死状极其凄惨。

    接到局子里的人通知时,他们都懵了。

    还好有目击证人,认出昨晚在歌厅作乱的人,知道其中两个是京城一中的人。

    眼下,尹二夫人毛淑琴已经利用尹家势力,派了人去京城一中抓人。

    “叮铃铃——”

    家中的座机响了。

    邢文明跟毛敏兰停止了哭泣,他们双眼死死地盯着电话。

    尹家佣人走过来,伸手就要接电话。

    “我来吧。”

    尹二夫人知道这通电话是谁打来的,她亲自起身走到电话前。

    接通电话,里面传来熟悉地声音。

    “夫人,人我们已经抓到了,现在就在局子里。”

    这人正是之前逮捕安明霁,邹彦鹏的中年男人。

    “好!江队长,我们现在就过去!”毛淑琴眼底一片杀意。

    她撂下电话,邢文明与毛敏兰立即站起身。

    毛敏兰抓住她的手,问:“淑琴,怎么样,人是不是抓住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