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工作人员正在审讯邹彦鹏,没有动用任何武力。

    “明霁!”

    看到他出现,邹彦鹏立即站起身。

    “坐下!”正在审讯的人怒吼一声。

    随即对方往门口看去,对不请自来的安明霁冷声道:“滚出去!这里闲杂人等……”禁止入内!

    对方的话还没说完,安明霁迈进优雅地脚步走进室内,从始至终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少年来到邹彦鹏身前,垂眸看对方手上的手铐。

    他轻轻一抬手,手铐莫名断开。

    只听哗啦一声响,诡异断掉的手铐,孤零零地掉在地上。

    “这,这手铐怎么解开的?”

    “没……看清楚啊!”

    “太诡异了!”

    “不会是……”

    “是什么?”

    “不会是闹……闹鬼吧?”

    周围的人都被眼前这一幕所震撼。

    甚至有女工作人员浑身发冷,下意识地摸了摸胳膊,尤其是后背毛毛的感觉。

    包括当事人邹彦鹏,也不禁瞪圆了双眼,不停在他泛红的手腕,与落在地上断开的手铐来回看。

    安明霁抬起胳膊,露出他手腕上戴的那只看似普通,其实是意国奢侈品牌简直不菲的名贵手表。

    看到手表上显示的时间,他算了算从学校离开,到现在所耽误的时间。

    他估算着艾伦应该要到了。

    “走了。”

    安明霁对邹彦鹏歪了歪头,往挤满人的审讯室门口走去。

    他想要走,门口的工作人员自然是不能干的,他们谁也不让开身体,就这么死死堵在门口。

    安明霁自身有移动结界,根本不惧这些人。

    他依然迈着优雅的脚步,一步步走向门口的人。

    “人呢?被抓的人关在哪?”

    女人尖锐的怒吼声,传进在场每个人的耳中。

    尤其是江队长闻言脸色微变,他转身朝门口的方向奔去。

    这一幕被安明霁看的清清楚楚。

    他知道,幕后之人到了!

    跟在安明霁身后的邹彦鹏,看他停下脚步,也跟着顿足。

    他站在安明霁身后,探了探头,不解地问:“不走了吗?”

    “有好戏登场,先看戏。”

    安明霁脚步一转,来到因惊恐从座位上站起来的审讯人员身边。

    抬起修长的腿,将凳子一勾,拉到了眼前。

    在众人的注视下,少年毫无压力淡定地坐下。

    这一幕看在邹彦鹏眼中,心下也有点蠢蠢欲动。

    好友气场太强悍,简直太有逼格了,看得他是热血澎湃。

    无形装逼的气场,骚动了少年一颗荡漾的心。

    邹彦鹏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

    他绷紧一张脸,也大摇大摆地走到之前审讯他的工作人员面前。

    在他们怒视的目光中,搬起另一张椅子,来到安明霁身边放下。

    做完这一切,邹彦鹏表面从容镇定,实则颤抖着一颗激动地心缓缓坐下。

    “尹夫人,人就在里面,只是出了一点差错……”

    江队长殷勤地声音传来。

    安明霁双臂抱胸,沉静地眸子淡淡地盯着门口。

    “我管你们什么差错,他们杀了我外甥女,今天就要他们给颖儿偿命!”

    女人尖锐狠绝地嗓音响起,实在是有够刺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