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明霁即使动用了自身修为,站在原地不准备移动半分,却依然被顾锦以自身修为压制,强硬拖着转换了位置。

    “嘶!”

    懊恼地痛呼声响起。

    安明霁被用力抱着,两人的位置因顾锦而调换。

    他所在位置视线,看到阿锦身后站着面露疯狂的毛敏兰,对方的手死死拽着阿锦的头发。

    顾锦的头发被用力拽着,让周围人看着都替她感觉到疼,可顾锦却像是感觉不到疼痛,满脸担忧地望着她眼前的安明霁。

    刚刚她看到陌生女人满脸疯狂地偷袭安明霁,什么都来不及想,她的第一反应是冲上前,护住她的心头肉。

    她忘记了自身修为,也忘记了安明霁有自保的手段。

    所有的行为,都是她下意识的举动。

    安明霁本来温柔泛着惊喜的容颜,瞬间变得阴沉恐怖,眼底的狠戾看在众人眼中,他们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

    发觉安明霁没有受伤后,顾锦很快用自身修为,将死死拽着她头发的毛敏兰震开。

    她皱着眉,揉着刚刚被拽疼的那一块头皮,转身面露不悦地盯着狼狈倒在地上的毛敏兰。

    这个人刚刚竟然想要伤小安,这是不可饶恕的。

    尽管她此时理智回归,知道她伤不到安明霁。

    可就算是如此,她也不允许任何人,对她的小安抱着伤害的敌意。

    顾锦漂亮的双眼半眯,清冷锐利的眸子盯着毛敏兰。

    后者感觉毛骨悚然,一边后退一边从地上站起来。

    顾锦一步步逼近她:“你想要伤他?”

    “他杀了我的颖儿!我的女儿死在他手上,我要他偿命!”毛敏兰不惧顾锦,冲她疯狂嘶吼。

    对方这话已经表明了自身身份。

    得知对方是邢颖的母亲,顾锦冷哼一声:“别说小安没杀人,就算是他真的做了,那也是你女儿死有余辜!”

    她走到毛敏兰身前,望着对方时眼底泛起的冷意,与身后的安明霁如出一辙。

    他们是彼此不可触碰的禁忌,任何人都动不得。

    “我的颖儿是善良的,你怎么能诅咒她!他才是死有余辜,他就该下地狱,被人乱枪打死,他就是个小畜生死有余辜!!!”

    毛敏兰被顾锦刺激到,指着安明霁胡言乱语地诅咒他。

    顾锦都舍不得骂安明霁一句,从小到大不说是宠着他长大,但从不会让他受半点委屈。

    此刻,有人在她面前诅咒安明霁,这分明就是找死!

    顾锦居高临下地盯着毛敏兰,眼底一片阴霾,自身外泄强势的戾气,犹如地狱里走出的修罗。

    明明这么漂亮的女人,这一刻却让的所有人毛骨悚然,被她自身强大威压,以及周身蔓延而出的杀意所惧。

    顾锦伸出手纤细白皙的手,死死掐住毛敏兰的脖子。

    她盯着对方就如同看一个死人:“你找死!”

    她清冷的嗓音传进每一个耳中,冷的如冰碴。

    毛敏兰因窒息而手脚挥舞挣扎着,她即使现要求绕,也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直到她脸色由红变青,眼见就要变得苍白,进气少出气更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