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顾锦手上再稍稍用力,毛敏兰就会去见她的女儿,母女俩在地狱相会。

    在毛敏兰呼吸困难,挣扎渐渐虚弱的时候,顾锦突然松手。

    “咳咳咳——”

    毛敏兰整个人跌坐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咳嗽着,像是要把内脏都咳出来的痛苦模样。

    邢文明,毛淑琴两人不敢上前,他们已经被顾锦吓到。

    不止是顾锦一言不合就动手,还有已经带人赶来的艾伦等人,以绝对拥护的姿势站在安明霁,邹彦鹏二人身后。

    数十人单膝跪地,右手放在左肩上,朝屹立在众人面前满身贵气与戾气并存的少年面前。

    “属下来迟,请少主责罚!”

    “属下来迟,请少主责罚!”

    “属下来迟,请少主责罚!”

    安明霁不曾回头,他满心满眼都只有站在前面的顾锦。

    顾锦扫向地上女人狼狈的模样,眼底的怒意肆意。

    她抬眼去看邢文明,毛淑琴二人,“你们若敢打小安的主意,伤他一根汗毛,我保证,余生你们将永无宁日!”

    说话间,她手上一道灵力,快速打入还在咳嗽的毛敏兰身上。

    她说到做到。

    这个女人刚刚在她眼皮子底下,想要对小安做什么。

    这对于她来说,是不可饶恕的。

    她打入毛敏兰身体的那道灵力,毁了她自身的根本。

    对方余生都将身体羸弱,永远会被噩梦缠身,这一生所做的恶事,如噩梦一样缠绕着她。

    顾锦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她手上沾染了人命,否则自身不会被黑色气体缠绕。

    “咳咳咳……杀人要偿命!!!”

    毛敏兰抬头怒视着顾锦,眼底的疯狂让人看了不禁动容。

    奈何,她这话说出来当真是打脸。

    顾锦冷笑:“那被你所杀的那些人呢?你可要为他们偿命?我之前说得很清楚,我家小安没杀人,至于谁告诉你们他杀了人,你们尽管将人找来对峙!”

    她相信安明霁没有杀人,对方不会欺骗她。

    即使他真的做了,她也选择站在对方身后。

    就算是下地狱,她也义无反顾跟随。

    “你在胡说什么?!!”顾锦的话,不禁让毛敏兰脸色大变。

    她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往事,脸上的疯狂转为惊恐。

    顾锦冷眼瞧着毛敏兰,嘲意十足:“我说什么你很清楚!”

    后者脸色苍白,不敢对峙她的双眼。

    安明霁缓步走上前,轻轻握住顾锦的手。

    他瞥了一眼毛敏兰:“你们说一中的学生看到我们杀了人,不如把人找来对峙。”

    本来他不想要为此事多做纠缠。

    可如今,这些人伤了阿锦。

    今天这事没完,绝不会轻易了了!

    至于邢文明,毛敏兰,以及毛淑琴三人的打算,他心中已经有了底。

    尤其是毛敏兰,竟然对阿锦动手。

    安明霁盯着对方的双手,恨不得将其剁了。

    毛淑琴站了出来:“人就在外面车上,对方就是亲眼看到你们闯入歌厅,还杀了人!”

    她身为尹家二夫人被人如此威胁,若是传出去还要不要脸面了。

    心底有一股郁气,想要发泄出来,争一争高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