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怎么也看不出这个毫无修为,身为普通人的毛敏兰,竟然有能力伤到师傅。

    余硕试探问:“安少的意思,是不是只针对她一人?”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万俟鹤阳觉得是。

    之前他在屋内看的清清楚楚,师傅盯着毛敏兰的目光,泛着浓烈的杀意,那目光就如同看死物一般。

    就在那一刻,他就清楚认知到,这个女人活不成了。

    余硕清楚他未来老丈人的脾气秉性,也了解尹家一些内情。

    他扫向一旁个个身泛煞气的达尔文家族异能者,开口提议道:“既然如此,尹二夫人放回去也无妨,即使她回去,尹家人也不会就这么放任她,肯定会给安少一个交代的。”

    万俟鹤阳抬眼去看尹志坤,后者没有出声反驳。

    他想了想,轻轻点了点头。

    万俟鹤阳走到为首的异能者跟前,面对尹志坤笑着开口:“二叔,我师傅临走前的意思是将伤了师母的人带走,二夫人在这其中起了关键作用,因她动用了尹家势力将我师傅抓来,后面才会发生这一系列事。”

    “我知道,但她毕竟是我尹家人。”尹志坤大致清楚其中内情。

    这件事的确是他们尹家,是毛淑琴的责任,可他不可能不表态,尹家的脸面他还是要的。

    万俟鹤阳点了点头:“二叔的为难我知道。”

    他转身指着毛淑琴,对为首的异能者用意语交谈:“把她放了,师傅那边我来说。”

    为首异能者对万俟鹤阳十分熟悉。

    少主回意国时身边一直带着这个徒弟,平日里因少主对他的看重,他们对万俟鹤阳也十分尊重。

    少主之前的意思,的确是针对伤了他们少夫人的女人。

    想到这里,为首的异能者点了点头。

    他对压制毛淑琴的同伴点了点头,后者立即松开手中的女人。

    毛淑琴得到释放,快速朝尹家人奔去,脚步踉跄而狼狈。

    尹志坤面对朝他扑来,满脸庆幸的女人,眼底流露出厌恶之色。

    他身体一闪,后者直接扑了个空。

    毛淑琴冲到了尹家修士面前,若不是对面的人扶了她一把,怕是要直接跌到在地上。

    尹志坤对手下命令道:“把人带回去,给我看住她!”

    “是,二爷!”

    尹家修士立即抓住毛淑琴,行为举止粗鲁毫无恭敬。

    毛淑琴因逃脱一劫,而有所庆幸的脸上露出不敢置信。

    面对压制她的尹家修士,她不住地挣扎:“你们做什么?”

    尹志强出声:“把她的嘴堵住!”

    “你们敢,不……”

    毛淑琴的话没有人听,她的嘴巴很快被人堵上。

    尹志坤眼底冷光退去,他对站在台阶之上的万俟鹤阳轻轻点头:“她现在还是尹家的人,今天所发生的事我会给达尔文家族一个交代。”

    “二叔客气了。”万俟鹤阳态度不亢不卑。

    尹志坤,尹志强,以及尹家修士压着堵住嘴巴的毛淑琴,很快离开此地。

    余清李是提前来京城,距离他就职还有些日子。

    这次他提早来,是为了跟尹家商讨儿子跟尹二爷女儿的婚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