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俟敬仪笑着韩希元开口:“收下吧。”

    后者依然没有接,连称呼都变了:“敬仪哥,这东西我不能收,真的太贵重了。”

    储物空间对于修士们来说可是至宝,他岂能夺人所爱。

    万俟敬仪还想要开口劝他收下,只见眼前入目一人。

    荣亲王走到他面前,将他手中的戒指拿走,脸上露出亲切而狐狸般的笑容:“世侄的这番心意,我替希元收下了,这孩子还是见没见过大场面,这点真不像我。”

    说着,他迫不及待地将戒指带到韩希元的手上。

    周围人被他这不要脸的行为,简直叹为观止。

    众人内心直白道,韩小王子的确比不上这老狐狸脸皮厚。

    “父亲!”韩希元急了。

    荣亲王笑眯眯地制止儿子,要把戒指拿下来的动作:“给你就收着,大气一些,这毕竟是你敬仪哥的一番心意。”

    这下想不收都不成。

    韩希元摸了摸手上的戒指,对万俟敬仪行礼:“多谢师叔。”

    后者对他抬了抬手,笑而不语。

    没人知道,万俟敬仪内心的打算。

    师傅当初给他这枚戒指时,他也是喜不自胜。

    不过这枚戒指对他来说,却有些太过显眼。

    他作为外交人员,经常接见各国使者,礼仪形态上要慎重一些。

    师傅说过可以炼制出更精致,形态跟小一些的储物空间戒指。

    他因手中有了一枚储物空间戒指,就没好意思再开口跟师傅要。

    现在这枚戒指送出去,找师傅再要一枚新的,也算是有了正当理由。

    在荣亲王,韩希元父子二人享受这意外之喜时,万俟大少也在心底默默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穆子繁,穆子煜兄弟二人对视一眼,两人眼底闪过彼此才知道的深意。

    顾锦,安明霁两位主角都不在了,众人很快各自散去。

    穆子繁临走前走到万俟敬仪,状似无意开口:“敬仪哥,哪天有时间咱们一起聚聚。”

    万俟敬仪想了想,说:“过几天接待完Y国使者,我们去一海的酒吧坐坐。”

    “好!”

    ……

    顾锦回到家,在门内迎接她的是满脸担忧的卡西,跟欢快冲过来的多多。

    卡西看顾锦身后无一人,见她脸色也不太好,脸上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

    顾锦换伤居家鞋,摸了摸多多的头,抬脚往卧室方向走去。

    在路过卡西的时候,她清楚看到对方脸上的担忧神色,明显转为惊喜与松然。

    紧接着身后传来急切地呼唤声。

    “阿锦姐姐!”

    安明霁现在大了,很少喊她阿锦姐姐。

    顾锦像是没听到一样,前往卧室的脚步没有半分停顿。

    安明霁急匆匆换上拖鞋,追顾锦而去。

    身后艾伦等人,也踏入了房间。

    卡西将人迎进屋内,给众人倒了水,询问他们什么情况。

    ……

    顾锦来到卧室,放了多多进来,随手将房门反锁。

    安明霁站在门外。

    他轻轻敲着门,嘴上无奈而委屈地解释:“我跟敏敏真的没关系,那个李明志根本就是一派胡言,阿锦姐姐你别生气了,都是我的错,你开开门好不好?”

    室内非常安静,无人应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