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尹家怎么了?”安明霁眉眼间露出不解。

    少年面上疑惑,精致漂亮的桃花眸中一片暗沉。

    余硕不自觉咽了咽口水,想到老婆孩子,顶着压力开口:“这次尹二夫人的所为,尹家主跟尹二爷都不知道,安少可否放他们一马?”

    安明霁目光微沉,扫向余硕放在膝上轻握的手,随即想到他找了多年的女人,就是尹二爷的女儿。

    少年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笑意,揶揄道:“孩子妈妈还没追到手?这次余先生提前来京,不就是谈论你的婚事?”

    一听这个话题,余硕满脸苦涩。

    周围人纷纷用戏谑的目光盯着他。

    半晌,余硕认命道:“尹二爷就是个女儿控,我现在已经跟菲儿情投意合,只等着结婚名正言顺在一起,可他老人家就是死活不松口,我又能怎么办。”

    说到最后,他无奈摊手。

    顾锦调笑:“那你可要加把劲了。”

    余硕的追妻路走德真不顺畅。

    但为了老婆孩子,他也只能拼了,多加把劲!

    逗了一会儿余硕,安明霁终于给他一颗定心丸。

    “放心吧,这次的事跟尹家没有关系,我不会找尹家的麻烦。”

    “多谢安少。”

    余硕内心是狠狠松一口气。

    若真如此,他即将抱上老婆孩子的日子不远了。

    余硕的问题解决了,一直不曾开口的万俟敬仪目光放在,慵懒依在沙发内,浑身透着愉悦气息的顾锦。

    “师傅,有件事怕是要提前做准备。”

    顾锦疑惑:“什么事?”

    万俟敬仪脸色慎重:“师傅,今天安少身为达尔文家族的继承者四大家族皆知,大多人都轻易不敢招惹这个家族,所有不会有人不要命地招惹安少。

    但已玄霁门已经被人知晓,您的身份也会很快传出去,荣亲王的第一大秘余先生,万俟家族的继承者,以及万海市首富姜小少爷都是您的徒弟。

    还有荣亲王的唯一子嗣,更是您的徒孙,我们每一个人身份都不简单,消息一旦被传出去,您的清净日子就不多了。”

    听到三徒弟所言,顾锦秀眉微蹩,脸上显露出几分苦恼。

    的确如此。

    今天不止四大家族在场,局子里面的工作人员也都在围观。

    他们的职位虽小,却是有着各自的小团体,这些小团体纷纷效忠不同势力。

    想必在他们离开的时候,那些人就已经将消息传递出去。

    当初,她收徒弟的时候非常低调。

    即使玄霁门成立多年,也一直是低调行事。

    今天开始,玄霁门横空出世,将会被众人得知。

    若是门派中的子弟都是普通人,也许还不显眼。

    顾锦扫了一眼她的三个徒弟,包括万俟鹤阳。

    玄霁门子弟虽少,可每一个身份都极其贵重显赫,即使想要低调都不可能。

    坐在沙发角落的姜汉义,放下手中的水杯,轻声提议道:“师傅,您这套四合院装修不错也很清净,就是周围的防护不全面,您跟安少不如再换个地方住?”

    “为什么要换地方?”顾锦不能理解。

    即使防护不全面,也没必要搬家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