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毕,尹志坤将手中的文件再次送到柳宝山面前,“让她把文件签了,楼上佣人已经把她的行礼都收拾好,你亲自带人把她送走。”

    声音威严充满了命令。

    “是,二爷!”

    柳宝山接过文件,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看毛淑琴,而是对不远处站立的几名修士招了招手。

    几名修士过来后,他们非常有默契地靠拢毛淑琴。

    “不要,我不要,我是天琪的妈妈,你们不能这么做,天琪还小,他不能没有妈妈!!!”毛淑琴不甘嘶吼。

    尹志坤看都不看她一眼,声音平静道:“天琪已经不小了,我会把他送出国,这几年他在你身边怕是也沾染了一些不好的习惯,我会派人亲自教导他。”

    毛淑琴瞪圆了双眼,眸中闪过一丝恨意:“二爷你不能这么对我,天琪还那么小,你怎么这么狠心!”

    尹志坤不耐烦地挥手。

    本来停下的柳宝山等人,快速朝毛淑琴涌去。

    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将人控制住,接下来在众人的见证下,毛淑琴即使再不甘,还是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她的名字。

    楼上的佣人已经将她在尹家的所有行礼全部打包好,七八个箱子摆放在楼下大厅。

    柳宝山将签署名字的离婚协议书送到尹二爷面前,不等对方吩咐,压着受限制的毛淑琴离开大厅,连带大厅内的行李箱也一并带走。

    余硕抱着儿子,时不时地骚扰一下未过门的老婆,好似对发生的一切都不感兴趣。

    然而,他耳聪目明,将毛淑琴被尹家人干脆利落赶出家门,无论是听还是看得清清楚楚。

    对方不再是尹家人,以后是死是活也就跟尹家再没有关系。

    若是毛淑琴是个本分的,也许还能寿终正寝。

    就怕她脑子不清醒,做出什么自寻死路的事。

    不过这些跟尹家人,以及余硕再无任何干系。

    尹志坤看跟外孙玩得开心的余硕,难得好脸色开口:“今晚留下来吃饭,天睿难得这么开心。”

    “多谢伯父。”

    他可是求之不得啊。

    ……

    西城,隐市庄园。

    天刚一黑,安明霁就带着艾伦前来。

    庄园的大门打开,低调价值不菲的豪车驶进庄园。

    一行人下车,来到庄园地牢入口。

    这里关押着一些人,矮国人的傀,活得不耐烦招惹上达尔文家族的人,还包括邢文明,毛敏兰夫妻二人。

    走进地下室,涌进鼻尖的是浓郁的血腥味儿。

    这股新鲜的味道,实在是不怎么好闻。

    安明霁在历经了达尔文家族的诛戮血礼,对这熟悉的味道倒是习惯了,也没有露出什么表情。

    直到下楼的时候,瞥了一眼楼梯扶手上,鲜红还未曾凝固的血色,他脸色变了变。

    艾伦见少主眉目微皱,脸色露出显而易见的厌恶之色,立即拿出干净的白色帕子递上去。

    “少主,这段时间兄弟们太忙,一会儿我就安排人将这里打扫干净。”

    安明霁清楚这跟看守地牢的人无关。

    扶手上的血色新鲜还未曾凝固,应该不超过四个小时,分明是今日造成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