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淑琴望着空无一人的门口,面上露出明显的失望。

    然而,就在她垂眸时,双眼睁地大大的,面色快速苍白,眼底瞳孔微颤。

    “啊啊啊啊啊……”

    撕心裂肺地尖叫声随之响起,惊动了周围许多人。

    隔壁房间的人打开房门,不耐烦地走出来。

    对方刚想要开口训斥,就看到毛淑琴门口两具浑身是血的尸体。

    “啊啊啊……”

    接二连三地尖叫声响起,很快惊动了酒店人员。

    毛淑琴看到妹妹妹夫的尸体,当晚就疯了。

    她彻底疯了。

    尹家人知道后还算仁义,将她送进了疗养院,承担她这辈子在疗养院的一切费用。

    至于邢文明,毛敏兰的死无人过问。

    ……

    京城东门南街,八十八号四合院。

    “小安,你好了没?”

    顾锦今天穿了一件淡雅素净的旗袍,似水墨画里并不抢眼的一株幽兰,静静开放,暗香袅袅。

    这是国色天香最新款的旗袍,还没有对外售卖。

    她手中拿着一款与旗袍相配的手包,站在镜子前,打量着镜子中女人姣好的面容。

    穿上旗袍让顾锦整个人气质都沉淀下来,自身的清冷气质都模糊不少,变得温婉起来。

    “来了来了——”

    试衣镜旁的试衣间内,传来安明霁夹杂着笑意地嗓音。

    试衣间的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身穿休闲西装,将头发梳上去,更显成熟魅力的安明霁从里面走出来。

    少年身上没有半分稚气,他成熟而稳重,就像是能给人依靠的强大男人。

    顾锦望着这样熟悉又陌生的安明霁,不禁将前生成熟男人,与眼前穿着成熟魅力四射的少年渐渐融合在一起。

    她心底没有任何的异样与违和感。

    无论是前生为她收尸的男人,还是眼前眉目如画的少年,他们本身就是同一个人。

    眼前少年除了自身的气质不同,英俊至极的成熟面容,挺拨傲岸的身躯,都与前世的强大男人毫无差别。

    他身上有令无数少女心动的气息,他精致冷傲的容颜,任何人看一眼都决不会忘记。

    当真绝色,风华绝代,魅力四射。

    将顾锦眼底的惊艳尽收眼底,安明霁眸中闪烁着笑意。

    他低头整理衣袖,漫不经心道:“阿锦,你看我这身衣服好看吗?”

    顾锦收敛眼中的惊艳,眸中流露出戏谑:“好看,你若是出现在今天的婚宴上,绝对会抢走属于新郎官的风头。”

    今天是余硕跟尹雨菲的婚礼。

    余清李来到京城后,为了两家更加友好的共处,也为了尹雨菲的名声,以及天睿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尹二爷点头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婚礼早已在做好了准备。

    尹家,余家都希望两个孩子尽快完婚。

    今天顾锦,安明霁之所以身着盛装,就是要参加余硕的婚礼。

    “既然都准备好了,我们出发。”

    “好——”

    ……

    京城,余家府邸。

    余家作为京城新贵,在他们还未曾到达京城的时候,很多人都暗中打探过。

    今天余家办喜事,宾客是络绎不绝,来来往往的人更是非富即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