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新郎官的余硕,站在迎宾口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再无往日的一丝精明。

    只要是听到来客的美好祝福,他就会开启二哈般的笑声,傻得简直让人没眼看。

    顾锦,安明霁所乘坐的车,比其他来宾要特殊,他们的车可直接驶进余家大宅内。

    车稳稳地停在余家院落,两人携手下车,一眼看到余硕对人笑容灿烂模样。

    余硕很快看到了两人,他对正在交谈的人点了点头,快步朝他们奔来。

    “师傅!安少!”

    望着眼前傻小子似的大徒弟,顾锦从手包拿出一只精致的木盒,放到余硕的手上。

    “恭喜大婚,终于抱得美人归,还买一送二。”

    “嘿嘿……”余硕嘿嘿傻笑,他拿着手中的木盒,笑得露出一口大白牙:“多谢师傅,我感觉跟做梦一样。”

    安明霁也将他送的贺礼递上去,闻言笑问:“那这梦可爽?”

    余硕十分直白:“爽!太爽了!”

    将他脸上的幸福愉悦看在眼底,安明霁眉眼间也含着几分笑意。

    他侧头扫向一旁的阿锦,眼中流露出期待。

    总有一天,他也会享受今日余硕的体会。

    “师傅,安少你们来了?”

    穿着白色西装的姜汉义走来,笑着开口打招呼。

    余硕:“师傅他们刚到,你怎么出来了?”

    姜汉义一直在屋内忙着招呼来宾,今天前来的人身份都不简单,一直都忙到现在他才脱身。

    他上前拍了拍余硕的肩:“还不是来找你,伯父找你,天睿闹着要找爸爸,你进去看看。”

    听到儿子找,余硕脸色一变,他急忙道:“汉义,你先带师傅进去,我去看看睿儿。”

    “去吧。”

    三人目送新郎官健步如飞离去,眼底皆带笑。

    姜汉义:“师傅,安少,我们也进去吧。”

    “好——”

    ……

    婚宴上的人非常多,这些人无论男女老少举止言行显现出良好的教养。

    顾锦,安明霁坐在婚宴角落,观望着周围的一切。

    很快京城四大家族的穆家跟万俟家也到了。

    皇室韩家没有人到,但派人送来了新婚贺礼。

    余家作为京城新贵能有如此殊荣,是其他世家所享受不到的荣耀,今天的婚宴可谓是拔得头筹。

    放眼满京城,都找不到哪个家族有如此待遇。

    因今天是余硕的婚礼,顾锦,安明霁十分低调。

    婚宴结束后,他们如来时一般安静离去。

    ……

    《为女则刚》拍摄剧组。

    程世恩导演,前段时间才从南偭回来,剩下的拍摄场地都会在室内。

    今天拍摄结束后,程世恩留下阿旻。

    “程导,您找我有事?”

    阿旻身上的衣服都没得及换,她站在程世恩面前,神色清冷平静。

    周围的工作人员在忙碌着移动机器,以及之前拍摄所需摆设的物件。

    程世恩坐在椅子上,手中夹着一根抽到过半的香烟,他面容疲惫眼底泛着青色,一看就是没休息好。

    对上眼前异族风情的冷美人,他微微叹了口气,问:“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阿旻最近也休息不好,程导这些日子拍摄明显加快,他们这些演员也没日没夜陪着赶进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