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旻非常适合穿旗袍,她不能说完全穿出了旗袍的灵魂,却比之前试镜的艺人更为突出一些。

    她站在试镜室内面色茫然而激动,对上顾锦克制不住喜悦的美眸,心底微微发颤。

    顾锦双眼也不受控制地泛红。

    她没想到会看到敏敏,再这样的情况下。

    阿旻知道她一定是认识这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尽管她不知道对方叫什么,也没有关于对方的记忆。

    可她就是知道,她一定是认识顾锦!

    心底的依赖,隐秘的崇拜,与莫名的亲近,还有看到对方时的委屈统统爆发出来。

    阿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微红的双眸就这么倔强的盯着顾锦。

    “敏敏……”顾锦再次开口唤人。

    她绝对不会认错人。

    这个改变容颜的姑娘,就是她的堂妹顾敏敏。

    双眼是一个人直达灵魂深处的窗户,她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见这傻姑娘无声落泪,倔强迷茫地凝视着她,顾锦也顾不得在人前的良好形象。

    她双手撑着桌面上,身体轻轻松松越过桌子。

    踩着细高跟鞋的双脚缓缓落地,健步如飞地奔向阿旻。

    她伸手将这个可怜,无助,委屈,倔强,迷茫的傻姑娘紧紧拥入怀中。

    “敏敏,你去哪了,你怎么变成这样子?”

    见到死而复生的亲人,顾锦也不禁动容。

    仔细去听,能听出她声音中地哽咽。

    阿旻任由顾锦抱着她,她眼泪如落线的珠子不停地掉落。

    不远处的顾家杰,陆锦荣,公司高层,以及守在门口的卫燕等人,都因眼前这一幕面露诧异。

    尤其是顾家杰,他太了解顾锦,清楚她不会无故做出这些事。

    从阿旻一露面,顾锦就喊她敏敏。

    难道……

    想到这个可能,顾家杰也不禁站起来。

    他的动作太大,将所坐的座椅都带倒。

    “嘭!”

    座椅倒在地上,发出刺耳地声音。

    除了顾锦,阿旻,试镜室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顾家杰身上。

    之后,室内除了眼泪落地声音,诡异的陷入寂静。

    顾锦松开环抱阿旻的胳膊,她伸抬手抹了抹眼角:“敏敏,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阿旻张了张嘴,想要开口说什么,却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她至今脑海中也没有关于顾锦的记忆,对她除了莫名的亲近与依赖,完全不知道怎么办。

    许是她眼底的茫然与陌生光芒,终于拉回顾锦见到故人的理智。

    顾锦情绪冷静下来,她认真打量着阿旻,越看神色越肃穆,她一双秀眉轻轻蹩。

    她轻声问:“敏敏,你知道我是谁吗?”

    放在阿旻胳膊上的双手,随着这话问出口,手上不禁用力。

    阿旻的回应是轻轻摇头。

    否认的态度,让顾锦手上的力度彻底松懈。

    她眉宇间的纹路加深,面色显露出急切:“我是顾锦啊。”

    话落,她抬手指向站在桌前茫然无措,脸上有着期待神色的顾家杰:“他是你哥哥,亲哥哥,我们是你的家人。”

    阿旻抬头看顾家杰,对上这个男人温情激动,隐隐发颤的眸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