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来到客厅,没多久门铃声响起。

    杜楠都知道,这时候上门拜访的人,除了安东.博林医生没有别人。

    看了一眼毫无反应的老板,杜楠走到门口,打开房门。

    站在门外的人,果然是长相混血的年轻医生。

    “杜先生,下午好。“

    安东.博林十分友好地打招呼。

    杜楠很想跟他客套一番,奈何他实在没心情。

    他一点都不好,老板也不好。

    今天一天了,老板都没有说几句话,就像是屏蔽了这个世界。

    禁制任何人踏入属于他的小世界,拒绝跟所有人交谈。

    “博林医生,请进。”杜楠将人请进房间。

    后者看出他情绪不高,猜到病人的情况可能不容乐观。

    然而,真看到裘强海本人,安东.博林面色十分苦恼。

    此刻的裘强海神色疲惫,双眼神色恍惚,盯着人看的时候视线虚无缥缈。

    安东.博林转身看杜楠:“他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杜楠凝视着神色恍惚,拒绝与任何人交谈的老板,面上露出无奈与苦涩。

    “昨晚老板又梦到了敏敏小姐。”

    只有梦到了对方,老板才会一次次犯病,每一次犯病后,老板的病情就会加重。

    安东.博林面对这样的裘强海不住的摇头,若是病人拒绝交谈,他也束手无策。

    今天的上门看诊结果显而易见,将是无疾而终。

    他开了一些缓解裘强海病情的药物,就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安东.博林隐晦地提醒杜楠:“所谓心病还是要心药医,只靠药物治疗,你家老板并不会有什么进展。”

    杜楠面露沉思。

    他想起当初在南偭,看到的那个异族风情女孩。

    回神后,他对安东.博林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谢谢博林医生。”

    把人送走后,杜楠回到客厅。

    老板还是不言不语,甚至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

    杜楠双手轻轻握拳,余家的人早已入驻京城,老板却一直不曾露面,甚至连大公子的婚礼都没有参加。

    若是再继续下去,老板怕是真的要完了!

    曾经在商界叱咤风云,游刃有余,情场上更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裘大公子,今天却落个这样境地。

    任谁都想不到,他是为情之一字。

    浪子的情最是动不得,一旦动情是要人命的!

    杜楠闭了闭眼,再次睁开双眼,眸中露出一抹决绝。

    他掏出手机,自作主张部署一些事。

    ……

    阿旻睁开双眼,映入眼中的是陌生环境。

    她身处一间精致温馨的卧室内,室内开着淡黄色的暖光灯。

    透过窗外,看到外面一片漆黑。

    原来天已经黑了。

    阿旻起身撩开被子,下地穿鞋。

    从门外传来了熟悉的交谈声音,其中一人的声音,隐隐听着像是她的经纪人鲁庆。

    厅内,顾家杰,顾锦,以及后来得到消息赶来的安明霁,正在“三堂会审”阿旻的经纪人鲁庆。

    短短几个小时内,他们从对方口中得知有关阿旻的一切。

    对方签约世九娱乐公司的经历,包括她来路不明被鲁庆遇到的后续。

    卧室的房门被人从里面轻轻打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