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许久,鲁庆决定赌一把。

    阿旻是老板的亲妹妹,他是阿旻的经纪人,两人的关系要比他跟老板的关系更近一些。

    他选择替阿旻打掩护,当然,这也是有时间限制的。

    若是明日阿旻不回来,他会去找老板。

    ……

    阿旻再次踏进左岸水榭,一眼就认出这就是世九娱乐公司老板,她刚相认哥哥所住的地方。

    车在D区停下,杜楠先行下车。

    他将后车座的阿旻请下车:“阿敏小姐,我们到了。”

    楼下的黑衣人并没有跟随他们上楼,杜楠一人带着阿旻上了十楼。

    来到陌生的房门前,杜楠拿出钥匙打开眼前的房门。

    “阿旻小姐,请。”

    站在门外,阿旻打量着室内厅内冷色调的装修,没有片刻犹豫,抬脚踏进房门。

    杜楠的脚步声在身后随后响起。

    偌大的客厅内空无一人,给人冷冰冰的感觉。

    杜楠领阿旻来到沙发前:“您先在这坐回,我去请老板出来。”

    “嗯——”

    阿旻乖巧坐下,双眼还在打量周围陌生环境。

    偌大的房间没有人住过的气息,太冷,也太空旷了些。

    她目送杜楠离去的背影,眉眼中流露出不自知的期待。

    没想到这么快会见到,在南偭有过一面之缘的男子,这让她内心不由紧张。

    放在身侧的双手,也不自觉地握成拳。

    见到他要说什么,是直接开口问他,他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她叫阿旻,失忆之前的名字叫敏敏。

    要不要告诉对方,她已经知道了身世?

    在阿旻华思乱想的时候,杜楠将在卧室内休息的裘强海请了出来。

    裘强海脸色苍白,身体明显瘦弱不少,杜楠请他出来时只说有客到访。

    看到坐在客厅内神色平静,双眸茫然的女孩,裘强海脸色微变,眉目紧紧皱起。

    他冷冷看了一眼杜楠,后者将头埋起,态度不亢不卑,并不认为他做错了什么。

    若是阿旻是老板的良药,他今日所为就算是惹怒了老板,接受任何惩戒,他也心甘情愿。

    总比眼睁睁看着老板日日消沉,身体一日不如日强。

    阿旻看到裘强海身影。

    她一双清冷茫然眸子,就这么直勾勾地望着对方,眼底似是有千言万语。

    情绪本低沉,甚至隐隐发怒的裘强海,在对上她这双熟悉的眸子,目光不自觉温柔了许多。

    他开口:“你……”

    刚说了一个你字,却发现嗓子干哑,有轻微的刺痛感袭来。

    这才想起,最近都没有怎么说话,竟是有些不习惯。

    阿旻缓缓站起来,她没有任何拘束感,就这么大大方方地打招呼:“你好,又见面了。”

    裘强海咽了咽口水,缓解嗓子的刺痛,对她轻轻颔首,抬脚走来。

    站在阿旻面前,他唯一注意到的就是对方的一双美眸,熟悉得让他目光泛起温柔之光。

    “下面人不懂事,贸然请姑娘上门,没打扰你的工作吧?”

    这是裘强海最近这段时间,说得最长的话。

    他的声音低哑,如刚睡醒时夹杂着几分懒意。

    阿旻对他轻轻摇头,仰头目视这个比她高出很多的男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