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姐——”

    敏敏这一刻,再情难自禁。

    她扑入顾锦的怀中时,还不忘将身后的房门轻轻带上,这番小动作被顾锦看在眼中。

    家人入怀,顾锦神情错愕,感受敏敏突如其来的亲近与依赖,一时间百思不解。

    然肩上传来温热,那是属于对方的眼泪,拉回了她所有沉思。

    顾锦像是明白了什么,伸手搂住如幼鸟依赖的敏敏,试探开口:“敏敏?”

    “嗯,锦姐,我都想起来了!”

    敏敏搂着她,一边点头,一边悲伤哽咽。

    顾锦望着眼前房门,眼底神色莫测。

    她拍了拍拥着她的女孩,脸上露出释然的笑意:“想起来就好,乖,杰哥在等我们。”

    敏敏松开她,不好意思地擦了擦脸上的泪,两人携手走向客厅。

    看到客厅走来走去,神色担忧焦急的顾家杰,敏敏松开顾锦的手,朝对方飞奔而去。

    “哥!”

    被敏敏扑入怀中的顾家杰,一时间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自持。

    他眨了眨眼,看向顾锦。

    后者对他莞尔一笑。

    顾家杰错愕面容,很快转为狂喜。

    在场唯一茫然的就是杜楠。

    阿旻为什么要喊顾家杰哥哥。

    在他的认知里,顾老板只有一个亲妹妹,莫非这是他的亲戚。

    想到这个可能,杜楠心底恍然。

    怪不得对方因公司的一个艺人,这么快就登门拜访。

    “敏敏,你都想起来了?”顾家杰抬手拥抱失而复得的妹妹,激动的双眼泛红。

    敏敏在他怀中用力点点头。

    “哥,对不起。”

    这声对不起,听在顾家杰耳中,心底百种滋味儿翻转。

    他知道这丫头为何道歉。

    当初她要离开去南偭时,也对他说对不起。

    顾家杰闭上双眼,眼底的泪划过他坚毅的脸庞,他用力抱着怀中的妹妹。

    声音沙哑:“你不是对不起我,你对不起老爸老妈,对不起爷爷,对不起小锦,我们都以为你死了,我们以为你你没了……你这丫头的心怎么这么狠!”

    心底到底是有怨,顾家杰用力拍了拍敏敏的后背。

    敏敏脱离他的怀抱,站在哥哥面前。

    她双眼模糊,看不到哥哥脸上神色,抬手用力擦了擦眼睛。

    顾家杰脸上悲痛欲绝与庆幸的神情,看在敏敏眼中,再也克制不住地哭出声,“哥……对不起,我,我对不起你们,都是我的错……对不起……”

    她不停地道歉,眼泪也不停地落下。

    杜楠脸上的神情由最初恍然,到现在的震惊,若是这时他再不清楚发生什么,那就白长了一个脑袋了。

    顾锦走上前,搂着敏敏的肩,轻声安抚:“别哭了,你刚恢复记忆,情绪不好起伏太大。”

    她能看出敏敏身体虚弱之象,不宜再受刺激。

    三人坐在裘强海家中的客厅,就如同在自家一般。

    顾家杰情绪也恢复不少,他问敏敏是怎么突然恢复记忆的。

    昨晚他还准备找医生为敏敏检查身体,这事才吩咐下去,今天敏敏就恢复了记忆,这不由让他奇怪。

    敏敏坐在顾锦身边,眼泪已经止住,脸上的悲伤不曾收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