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刚刚在房间,因一条红色编织手绳而恢复记忆,敏敏没好意思讲出来,只说突然就想起来了。

    顾家杰对上她闪躲的眼神,以及脸上泛起的红色,心底产生了一种怪异之感。

    他没再追问此事,而是询问其他:“在南偭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们都说你牺牲了,失忆这么久你是怎么过来了的,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刚刚恢复记忆,敏敏脑子还有些乱,她轻轻摇头:“不太记得了,脑海闪过一些画面,不过很模糊。”

    只要稍稍一想,她的头就非常痛。

    像被人劈成两半,根本不敢轻易触碰。

    顾锦拍了拍她的肩,安抚道:“那先不想了,你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敏敏伸手扶额,脸色不太好看,有些苍白。

    她摇摇头:“还好,就是头疼,脑子里有些模糊画面,我隐隐记得,我好像是被人救了,再想下去就头疼。”

    “那就不想了,杰哥找了医生,有时间给你做个全身检查如何?”顾锦趁机提议。

    昨晚他们提出这个建议时,阿旻是拒绝的。

    现在敏敏恢复了记忆,自然顺从他们。

    “好。”

    “老板!”

    敏敏顺从地乖巧声音刚落,杜楠惊呼一声。

    众人回首,看到站在身后卧室房间脸色苍白,神色震惊的裘强海。

    所有人都被他眸中的悲凉所怔住。

    他静立在那里不知道有多久,双眼紧紧地盯着敏敏,眸中光芒明明暗暗,悲伤,孤寂,夹杂着隐隐的激动与深情。

    在敏敏离开的时候,裘强海就醒了。

    刚刚顾锦,顾家杰,敏敏的话被他全部听在耳中。

    他心底传来巨大的震撼,面上都失去了血色。

    怪不得,怪不得……

    从见阿旻的第一眼,明明对方与敏敏没有半分相似,可他却像是看到了敏敏。

    那种似曾相识,忍不住想要亲近的行为,只不过因为,阿旻就是敏敏。

    对上裘强海深情与悲凉的眸子,敏敏眸光微颤,双手紧紧捏在一起,像是在不安。

    她最终还是扛不住心爱之人如此目光,缓缓垂下头。

    这行为,看在裘强海眼中,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他回想起之前犯病,想要将阿旻囚禁,想要将她那双跟敏敏相似的眼睛挖出来的诡异想法。

    此刻,他多么庆幸,没有那么做。

    庆幸他没有伤害敏敏。

    裘强海双眼泛起血丝,面色逐渐扭曲,脸色显得奇怪而诡异。

    他脸上的神情凶狠与狂躁,像是在压抑着什么痛苦,呼吸加快,胸膛起伏明显加大。

    房间陷入诡异的寂静中。

    突然,裘强海伸手捂住心口,像是忍受什么疼痛,急速弯下腰身,发出痛苦的悲鸣声。

    声音听起来那么绝望与痛苦。

    “老板!”

    “海哥!”

    杜楠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扶住裘强海。

    顾锦,顾家杰再也坐不住站起来,快步走过去。

    敏敏猛地抬头,望着不远处面色痛快,站都站不住的男人,眼底露出无措与退意。

    她现在恢复了记忆,想起曾经的一切,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裘强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