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旻压抑的痛苦,与埋藏在心底的感情,再也无处可躲。

    她站在海哥面前,双目落泪,面上却含笑,乖乖巧巧地喊了一声海哥。

    后者闻言,悲凉沧桑的眸中绽放出灼人的亮光。

    裘强海脱离杜楠的搀扶,踉跄上前,伸手揽住失而复得的人。

    “敏敏,对不起,对不起……”

    一切的错都是他引起。

    他对不起她。

    他出身世家,向来不把情之一字当回事,一直以游戏花丛片叶不沾身自得。

    等他认识到对敏敏的感情时,选择了逃避,因他们之间的年龄之差。

    幡然悔悟时,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她。

    如今再次失而复得,他怎能不激动。

    激动之中,心中的悔意,与惧怕也涌上心头。

    敏敏刚才的态度,让他害怕,让他不安。

    对方眼底的克制,让他害怕,敏敏是不是斩断了对他的所有感情,是不是不要他了。

    拥着怀中失而复得的女孩,裘强海闭上双眼,心底百种滋味涌来。

    他心底有千千万万所想,然没有一个能打消内心的不安与惶恐。

    裘强海紧紧拥着敏敏,却不敢看她。

    他生怕这又是一个梦,一切都是幻境,等他醒来还是孤身一人,面对一把又一把的药片。

    紧紧相拥的两人,映入顾锦的眼中,她不禁想到安明霁。

    若是敏敏跟海哥只见最大的阻碍是年龄,那么她对亲手养大的崽儿产生了莫名情感,也是彼此只见的阻碍,更是一笔糊涂账。

    她至今没有想好,日后如何跟小安相处。

    这段时间来,她跟小安看似如同以往没什么不同,可终究是少了很多肢体接触,没有以往的放纵与亲密。

    她不知道小安的想法,也想象不到她跟亲手养大,护着成长的小安牵手相依相偎的画面。

    只要想起,她心底一阵惊悚,有说不上来的感觉。

    似是有种违背道德的惆怅,压抑,以及丝丝亢奋。

    安明霁是她前世的救命恩人,她愿意为对方任何事,却唯独没想过会对他产生其他情感。

    这种情感背负在她身上,感到了沉重。

    明明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刚想到安明霁,顾锦手机铃声响起。

    在这安静压抑的气氛中,手机铃声响起格外刺耳。

    顾锦快速拿出手机,看到是自家崽儿打来的电话,她握着手机朝阳台走去。

    接通电话,她声音也很冷淡:“小安,你这个时间不是在上课?”

    手机声筒那边传来少年呼吸稍大的起伏声。

    “阿锦,出事了!”

    安明霁声音肃然,多了抹沉重在其中。

    顾锦很久没有听到他如此严肃的声音了,她心底升起不好的预感。

    握着手机不禁加重:“出什么事了?”

    安明霁:“顾叔出事了,在西部失踪了。”

    顾锦眼底翻涌晦暗不明的光芒,她气息有些不稳:“什么时候的事?”

    安明霁:“就在昨天晚上,顾叔带着手下遇了一场混战,折了大半的人手,顾叔也在昆仑失踪。”

    顾锦知道父亲之前带人出任务,只说了在西部,别的没多说,她更不知道具体位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