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生今世,顾德浩都对她非常好,养育之恩她来没来得及报,怎么能让他就这么出事。

    安明霁松开顾锦,见她神色平静,心下微松。

    顾锦抬头望着他:“都准备好了,现在出发?”

    “嗯,就等你了,上车吧。”

    安明霁走到距离他最近的一辆车,打开了后车座。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车。

    达尔文家族的飞机在不算宽敞的地方,并没有起飞的空间,他们需要乘车前往。

    见两个主子上车,艾伦提着少主留下的两只行李箱,带着手下也训练有素的上车。

    车队快速行驶离去。

    正是青天白日,这样的出行队伍,倒是吸引了某些人的注目。

    顾锦跟安明霁现在是京城很多上层人关注对象,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有心人看在眼中。

    而作为关注对象的他们,即使发觉了什么,也并不将此放在心上。

    在车上,顾锦询问安明霁如何得知父亲出事,以及内情。

    ……

    昆仑。

    西部,这是个向来不安分的地。

    其中复杂难以言说。

    被顾锦担忧记挂在心上的顾德浩,此刻正处于生死危机中。

    他这次亲自带人出任务,是因为任务风险很高,且佣金也不少。

    顾德浩估算到风险高,却万万没想到,这里差点成为他的丧身之地。

    这次的任务是护送港市商人前来做交易,他不知道交易的物件是什么,为什么选择在昆仑,只透过雇主知道交易的东西价值连城。

    到了地方他才知道港市商人所交易的对象,竟然是矮国人。

    他们所做的交易,竟是文物。

    港市所持有大量文物,高价卖给矮国人。

    矮国人从始至终,就打算黑吃黑,看到货后直接干出杀人灭口的不齿事。

    顾德浩的手下个个是好手,他们在重重包围下杀出一条血路。

    可惜,港市商人在最初矮国人打算黑吃黑的时候,就被他们枪击,一击毙命。

    这一路逃亡,顾德浩损伤大半手下,武器也即将消耗完,他为了护住两个兄弟也身中两枪。

    按理说他们只是雇主的保镖,矮国人文物与钱财都到手,不该对他们如此穷追不舍。

    也不知道这群疯狗究竟为何如此行事。

    顾德浩身上的伤做了简单包扎,他脸色苍白的靠在山丘阴面,风吹起的黄沙被山丘所挡。

    剩下的所有兄弟都聚集在这里,他们对面是无数紫红岩,沙岩形成的中高山,山峦巍峨多姿,静然而立。

    那里是一处禁地,死亡谷。

    相传死亡谷景色极美,蓝天飘着白云,河水潺潺细流,清澈见底,山谷中盛开着漫天的鲜花。

    顾德浩晦暗不明的眸子盯着死亡谷。

    那里非常平静。

    平静的诡异,让人心生诡异的退意。

    顾德浩是知道死亡谷的。

    这里周围的牧民,宁可让牛羊因没有肥草吃,饿死在戈壁滩上,也不敢让它们进牧草繁茂,古老而沉寂的死亡谷。

    谷里四处布满了野兽的皮毛,它们骨骸遍地,还有猎人的武器及荒丘孤坟。

    每一样都无处向众人传递着,一股阴森慑人的死亡气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