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口的人是个年轻小伙,他瞥了一眼顾德浩肩上,以及腰上的伤势,眼底神色担忧,面上却笑着打诨:“这不是见矮国人没追上来,咱们也无所事事,想着抓点活物打打牙签。”

    顾德浩怎么会不知道,对方是担心他的身体,怕他身体支撑不住。

    “不行!”

    他坚决不同意任何人单独行动。

    死亡谷的危险非同小可,就算是专业科考人员都研究不透,更别说他们这些只知道作战的粗人。

    “嗥……嗥嗥!!!”

    “嗷嗷……嗷!!!”

    “吼吼吼——”

    突然,野兽地嘶吼声响起,声音非常近,就在众人的身后。

    顾德浩等人虽处于全身戒备中,此刻听到如此密集野兽嘶吼声,也不禁吓了一跳。

    年轻小伙顺着声音来源之地望去。

    这一眼,不禁头皮发麻。

    在他们身处的这片乱石岗的山头,无数双绿油油眼睛,正瘆人的盯着他们。

    野兽的目光如同盯送到嘴边的猎物,凶残而贪婪。

    “浩……浩哥……”

    年轻小伙说话都磕巴了。

    顾德浩等人通过他的双眼瞳孔倒影,看到那一双双阴森森,绿油油的凶兽眼睛。

    他们不敢有任何行动,生怕一个动作招来野兽的愤然围攻。

    “不要动,别移开视线!”

    顾德浩压低声警告。

    后者很快镇定下来,明白在他对上这群野兽的双眼时,就已经被它们锁定。

    一旦他移开视线,这些大家伙们就会冲下来。

    这是一场无声的对峙,他必须要拖延时间,给浩哥跟兄弟们作战准备。

    对上无数双野兽凶残光芒,年轻小伙内心都想要哭了。

    哪冒出来的这么多野兽。

    他们之前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听到。

    顾德浩扫向周围的手下,压低声:“就近三人分一小组,若是它们攻下来,冲出死亡谷,别回头,能逃出一个是一个。”

    他声音沙哑,暗藏无奈与心痛。

    这不过是在死亡谷的外围,竟然遭遇这么多野兽的围攻。

    若是里面,还不知道有什么危险东西。

    见手下以眼神交流无声的组队,顾德浩眼底神色微沉,他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伸手戳了戳肩膀上的伤口,浓郁的血腥味儿蔓延而出。

    就在一旁人看到他这动作,大吃一惊时,顾德浩猛地站起来。

    “跑!”

    他怒吼一声,众人却没有动作。

    手下都明白了什么。

    浓郁的血腥味,会吸引所有野兽。

    浩哥这是在给他们逃亡的机会。

    “还不跑?!”

    顾德浩凶狠怒瞪众人。

    “跟它们拼了就是,老子还怕这些畜生不成!”

    有人掏出高帮靴内的匕首,眼底露出跃跃欲试的战意。

    “就是,浩哥,我们不会扔下你一个人的!”

    没有热-武器的人纷纷掏出冷兵-器,准备迎战。

    手持武器的人,上前将众人拥护起来。

    “诶,不对劲!”

    面对无数凶残野兽的年轻小伙,发现站在山头的野兽虽然蠢蠢欲动,可它们并没有冲下来。

    顾德浩等人抬头盯着山头上的野兽,也察觉到了不对。

    山头上的野兽正焦躁地走来走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