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声音?”顾锦眉目紧皱。

    安明霁神色一凛,将顾锦带入怀中,温柔安抚:“别怕,是动物的声音。”

    随即,对对周围其他人命令道:“继续前行。”

    众人脚步加快不少,继续前行。

    远处的雷鸣声,还在持续。

    不知道是不是众人的错觉,随着他们的深入死亡谷,雷鸣声,与周围的诡异哀鸣声越加密集。

    顾锦一路走来,一直以灵力探寻父亲身上的气息。

    谷内的寒风袭来,还真的被她捕捉到熟悉的气息。

    她伸手指着不远处的山丘:“在那里!”

    肯定的语气,安明霁从中听出几分惊与喜。

    他直视顾锦激动的眸子问:“顾叔在那?”

    “对,我能感受到。”

    既然锁定了顾德浩的位置,众人转了方向而行。

    很快,顾锦,安明霁来到顾德浩之前激战的乱石岗。

    这里还有数不清的野兽尸体,山头上停留着数十只不甘心的野兽。

    但顾德浩一行人已经不在了。

    顾锦探寻周围浓郁的熟悉气息,肯定父亲在这长时间停留过。

    鼻端涌入的淡淡血腥味儿,让她脸色变得不好看。

    在矮国人的记忆中,她看到父亲受伤的画面,她分不清空气中存留的血腥味,是顾德浩的还是其他人的。

    想到他身上的伤势,一颗心不断下沉,越来越没底。

    周围的情景,能想到之前的激战。

    落在地面上的子,弹,不远处的野兽尸体,足以说明这一切。

    山头上还有数十只野兽,看到他们的到访,发出愤怒威胁地低吼声,顾锦听了心情烦躁。

    掀起眼帘,她眸中寒光一闪。

    顾锦想也不想,抬手挥出无数强大风刃。

    密密麻麻的风刃朝山头的野兽袭去,发出了飕飕声。

    无数风刃落在山头的野兽身上,将它们一一斩杀。

    致死,它们都没有发出一声哀嚎。

    野兽瞬间倒地,浓郁的血腥味,顺着黑夜中的冷风袭来,涌入众人鼻端。

    安明霁望着眼前一幕,神色平静,周围的手下已经在勘察现场。

    就连山上的野兽尸体都不放过。

    他们下来回禀时,安明霁正在拿着照明灯,查看地上的脚印。

    听到手下说山上的野兽,很多都不是武器所伤,无缘无故死亡时,安明霁收回打量地面的视线,抬头看向半山腰下密密麻麻的野兽尸体。

    他眸中透着几分疑惑。

    顾锦走了过来,她脸色很不好看。

    地面上遗留的血迹,都是属于人的,说明顾德浩一行人受伤的人不少。

    安明霁神色肃穆不少:“阿锦,顾叔他们之前应该是没子-弹了,看地面上的脚印,这是近身搏斗最严谨方阵,奇怪的是,这并没有作战的痕迹。”

    顾锦闻言,拿过他手中的照明灯,观察地面上的脚印。

    她看到这一片地面的脚印密集,并且是后退的痕迹,随着周围开始扩大,渐渐变得凌乱。

    顺着这些脚印,很快找到顾德浩一行人离去的痕迹。

    顾锦紧皱的眉松开些许:“我们顺着脚印找过去。”

    “好——”安明霁无条件顺从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