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锦猛地回头,照明灯将周围的黑暗照亮。

    之前跟在她身后的安明霁,还有其他人都不见了。

    “小安?”顾锦脸色刹那间没了血色,她焦急呼唤。

    周围除了冷风,无人回应。

    顾锦心底一阵惶恐,立即按照原路返回,去寻找安明霁。

    透着黑暗中的光亮,能看出她脚步踉跄。

    失踪的安明霁,此刻面色阴沉,浑身释放着毁天灭地的凌厉气场。

    明明他刚还紧紧跟在阿锦身后,突然,眼前一花,天地之间好像只剩他一个人。

    他面前还是之前的那座大山,不过面目有了改变。

    “阿锦?”

    他喊出顾锦的名字,远处传来空灵的回音。

    安明霁脸色越加阴沉可怖,周围的空气像是静止了一般,没了风声,就连他的呼吸声都无比清晰。

    他抬脚朝前走去,刚刚他跟阿锦的距离,明明触手可及。

    回想刚刚的诡异情景,安明霁凌厉目光愈渐阴骘。

    他一边往前走,一边喊:“阿锦,阿锦?”

    走到某一处,安明霁骤然停下脚步。

    眼前明明有路,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前行。

    那里就像是有结界。

    安明霁抬手一挥,强大的灵气攻击而去。

    强悍的灵力,并没有震碎所谓的“结界”,甚至直接被吞噬。

    他伸手前去触摸,隐隐感觉不对劲。

    若是结界,不可能一点回应都没有。

    他打出的那道灵力,就算是不能摧毁结界,也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修长如玉般的手慢慢朝前伸去。

    安明霁的手轻而易举的穿过“结界”,这更加让他确定,这并不是什么结界。

    然而,不等他深想,眼前画面一转。

    庄严肃穆,处处透着精致的欧式装修厅内,人来人往,男男女女皆是一身黑衣,个个神色悲痛。

    大厅前方,偌大祭字,映入安明霁眼中。

    “家主,夫人该下葬了。”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多了几分稳重。

    安明霁回头,看到站在他身边,明显成熟越加有男人味儿的艾伦。

    对方眼角随着时光长出细纹,这分明是中年时期的艾伦。

    他此刻身体半弯,行的是意国皇室礼仪,规规矩矩一点都挑不出错来。

    没有了曾经的吊儿郎当,与桀骜不驯。

    安明霁发现两人之间诡异的身高差距。

    垂眸,映入他眼中的是一张质感奢华的布料,轻轻盖在他的腿上,毫无分量。

    他坐在轮椅上,双腿似是没有知觉。

    安明霁想要站起身来,腿却一点直知觉,就跟废了一样。

    这一发现,不由让他眉头紧皱。

    他抬眸扫向周围众人,这些人面孔恐惧,眼底害怕无处可藏,这让安明霁周身戾气控制不出的翻腾。

    这是哪里?

    除了明显成熟人道中年的艾伦,他对周围的一切都如此陌生。

    还有刚刚艾伦说什么?

    夫人?

    家主难看的脸色映入艾伦眼中,他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艾伦十分自然的走到家主身后,熟练地伸手推他所坐的轮椅,往大厅的中央而去。

    在那里摆放着做工精致的棺材,棺盖并没有合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