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快要出谷,安明发沉的眸中闪过不悦。

    谷外有顾德浩在,若是他跟阿锦再这么亲密,肯定会引起对方的察觉。

    这让他心情不爽,却又不得不松开阿锦。

    安明霁放开顾锦的身体,却没有松开紧握她的手。

    “怎么了?”

    对方骤然离去,换来顾锦的不解。

    昆仑太冷了,少年温暖身躯离开,让她唯一取暖的温度没了,冷气袭来让她不禁抱臂。

    “没事。”

    想了想,安明霁又补了一句:“顾叔在外面。”

    这话乍一听没什么问题。

    顾锦前行的脚步都没停顿。

    走了几步,她像是明白了什么,脚步微微一顿。

    安明霁的脚步跟着慢下来。

    他眸光闪了闪,眼底的神色晦暗不明,心底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因为父亲在外面,小安就放开了她,这分明就是不想要父亲察觉到两人之间的亲密。

    顾锦脸色微变,有着说不出的古怪。

    若是小安没说后面那句话,她也不会多想。

    偏偏最后那句话,让她想的有点多。

    他们像是在背着家长偷偷恋爱,有一种叛逆的兴奋。

    鬼知道,她跟安明霁根本没什么。

    即使两人过度亲密,还有那么一两次的暧昧。

    可他们真的是清清白白。

    顾锦脑中想法一过,快如闪电,继续前行。

    这一次,她的脚步不再稳重,能让人看出她的慌乱。

    一路顾锦都在走神,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多亏了安明霁在一旁扶着她,不然还不知道摔几个跟头呢。

    “小锦!”

    安明霁听到熟悉的呼唤声,立即松开顾锦的手。

    抬眼望去,顾德浩一行人,以及他的亲信都站在谷外,他们的目光激动殷切。

    安明霁能确保周围的人,若是发现他对阿锦的感觉,不会多嘴说什么,却不敢在顾德浩面前放肆。

    打从见到顾德浩第一眼,他就知道对方不待见他,就像是他拐跑了阿锦。

    这种感觉还真的都是让人不爽啊。

    若是他真能拐跑,将阿锦叼回自己的老窝里就好了。

    听到父亲的呼唤,顾锦脸上爬满了笑容灿烂,她飞快朝对方奔去。

    看到顾德浩身上的伤势时,她脸上的笑意消失,一瞬间沉下来。

    “父亲,你受伤了!”

    面对女儿脸上的担忧,顾德浩爽朗一笑,浑不在意:“没事,小伤!”

    “怎么可能没事!”

    顾锦一眼就看得出顾德浩身上的伤势有多重,他脸色苍白是因失血过多,身上的伤口只要稍稍探测,就一清二楚。

    她伸手在风衣兜内掏了掏,借着这动作从空间拿出上好的伤药,以及恢复伤势的丹药。

    “我给您重新包扎一下,一会儿还要赶路,路上颠簸不好走,伤势会加重。”

    知道女儿手里头好东西,顾德浩也就顺着她重新包扎伤口。

    顾锦亲自给他解开之前的纱布,洒上了伤药重新包扎,又喂他吃了治愈丹药。

    天龙特卫的其他伤员,也有幸得了顾锦的伤药跟丹药。

    还别说,顾锦给的药见效快,众人很快精神奕奕,沉重的身体没了之前的疲乏。

    当真是灵丹妙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