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家小女儿长相甜美,看着就是个娇弱的小姑娘,非常惹人心疼。

    可惜天妒红颜,她生来身体虚弱,心脉受损,娘胎里带出来的病,常年靠着珍贵稀有药材调养着。

    身为穆家最小的女儿,她不像其他世家子女高调,惹来众人追捧。

    因身体不好,她可以说是足不出户,很少有人见过她。

    提到宝贝妹妹,穆子繁冰冷的面容都柔和起来:“挺好的,现在跟正常人一样能蹦能跳。”

    万俟敬仪眉眼暗藏一抹深思,不经意道:“要说这满京城的世家,正正经经的主支嫡出小姐,还真的扒拉不出来几个能站得住脚的,芷枫也有十八了吧?”

    穆子繁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提到小妹,垂眸,暗暗揉搓了一下指尖:“是,这丫头才过完生日。”

    像是没看到他紧绷的情绪,万俟敬仪打趣道:“这丫头也到了找婆家里的时候了。”

    穆子繁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对这个话题非常排斥:“这么多年她身体虚弱,几乎足不出门,倒是没人惦记她,家里的意思是养她一辈子都没问题。”

    最主要的是,穆芷枫每年所消耗的珍贵药材就是一笔巨款,谁家又有这个能力心甘情愿,没有丝毫所图的养着她呢。

    他们家里早就打算,就这么一辈子养着她。

    若是小妹有那感情缘分,他们也不介意找个上门女婿,在家里陪着她。

    万俟敬仪回头意味深长的盯着穆子繁:“是不是这么多年京城的日子太安逸,都让你穆大公子忘记了多年前宸宫之主的争斗?”

    “……”

    穆子繁本来随意的坐姿,闻言立即坐直。

    “敬仪哥这话什么意思?”

    “呵!”万俟敬仪冷笑一声:“今年的宸宫就要进人了。”

    宸宫现在住的这位,可不止是有一个夫人。

    他有一正室两侧室,还有内阁与京城其他世家送进去的女人,每一个出身世家。

    皇室祖制,任何一任君王不允许只有一个女人。

    一正室与两侧室,是必须要有人站在坑内的。

    而现在宸宫的那位,每年都要挑选一名家世干净清白的女人进去。

    宸宫内正室与侧室都有了,之后进去的那些女人,自然就没有高位置。

    说白了,不过是君主打发时间的玩意儿罢了。

    要说这些进去的女人,哪一个不是天之娇女,出身京城世家之女。

    偏偏被家族牺牲,把她们送进了宸宫争斗。

    但这何尝不是京城各方势力,在私下的暗中汹涌斗争。

    穆子繁眉头狠狠皱起,明白万俟敬仪这话什么意思。

    他将手中的酒杯撂下,双眼微眯:“芷枫身体虚弱,我穆家也从来不靠女人上位,想来今年也跟她没有太大关系。”

    “子繁,有些事别看表面。”万俟敬仪声音淡漠。

    穆子繁沉默垂眸,冰冷的眸中流露出沉思。

    好一会儿,他轻轻摇头,淡然开口:“穆家如今的高度,已经到头了,就算韩家想要芷枫进宸宫,也要顾及两家的面子,我父亲那么疼小妹,他若不许,韩家难道还要强硬不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