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韩两家,除了在公务上,私下并没有什么龌龊。

    他不认为皇室韩家会让小妹进宸宫。

    万俟敬仪侧头,深邃的眸中露出讽刺的笑意:“想想皇室最近所为,哪一件不是直指我们这些世家?

    你以为他们韩家是家养的猫?还在任由穆,尹,万俟三家指手画脚?他们是装死的老虎,还是自以为是半残的虎。”

    皇室近些年来越来越没分寸,其中以跟矮国人勾结最让人不齿。

    “这几年里内阁只要是不顺从皇室的人,哪一个家里小辈没出事?”万俟敬仪歪头看穆子繁:“子繁,你可知道我当年为何被人算计?”

    话说到这份上,穆子繁还有什么不明白。

    他神色骤变,只觉得不可思议。

    皇室在四大家族内,远远比不上穆家。

    穆家势力掌握了很多东西,不止是皇室,甚至满京城的世家都摸个透。

    他们也明显察觉到,这几年家族行事有些吃力,好像有一股势力频频干扰他们。

    穆子繁声音干哑:“是皇室?”

    是问句,也是肯定的语气。

    听他这纠结的语调,不难听出其中的难以置信。

    万俟敬仪缓缓道:“当年战乱,万俟家族与矮国人的斗争最为凶狠,老爷子文不成带兵却没得说,他杀了矮国贵族多少人,这么多年来一直被他们记恨,那些矮国贵族势力一直在暗中与万俟家作对,早些年小打小闹,我们都毫无察觉。

    直到我出事那几年,万俟家显现出败落之象,我堂弟一海为了我去万海市求机缘,在那里被矮国人算计,再后来是鹤阳出事,若是没有师傅我们三兄弟都要折了,怕是到最后都不知道仇人是谁!”

    说到这里,向来稳重的万俟大少也不禁咬牙切齿。

    “皇室为什么要这么做?”穆子繁眉宇间的纹路紧皱。

    他不怀疑万俟敬仪的这番话,因为皇室的确与矮国人合作。

    这些年京城看似平静,但一些世家频频出事也是事实。

    只是这些不痛不痒,且与顶层势力无关紧要,也就没有多少人在意。

    万俟家族作为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皇室要动他们,这就说不过去了。

    这无异于皇室自断一臂。

    为什么要跟矮国合作,为什么要铲除万俟家族?

    这是穆子繁所不能理解的。

    万俟敬仪摇头,嗤笑一声:“谁知道他们脑子想什么,子繁,今个我代表万俟家就跟你交个底,早在我恢复正常那一天,万俟家族早已另改效忠他人,皇室的狼子野心,不仁不义,不配让万俟家族继续效忠!”

    穆子繁神色微凛,脸上没有吃惊,好像一切都尽在掌握。

    他问:“你师父?还是达尔文家族?”

    万俟敬仪没有隐瞒,唇角弯起快意弧度:“是玄霁门!”

    玄霁门是顾锦与安明霁一手建立,自然是效忠他们二人。

    他没有明说,有些事来日方长,早晚会被人知道。

    玄霁门?

    穆子繁对这个门派不陌生。

    之前达尔文家少主出事,那一天所发生的许多事,即使他们无人在场,也被穆家人了解得清清楚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