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老板跟顾敏敏,分明是一个郎有情一个妾有意。

    裘老板一个眼神,都能吓得他跪下地叫爸爸。

    更不要说顾敏敏,一心都扑在对方身上。

    他是作死,才会不要命的棒打鸳鸯。

    但老板的命令也不能不听。

    现在的鲁庆是夹在双方之间,里外不是人。

    谁能做经纪人,做到他这朝不保夕的苦逼份上。

    说多了都是泪。

    ……

    剧组外,宽敞街道旁,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裘强海坐在车内闭目养神,时不时地低咳一声。

    最近他情绪好转不少,也在积极接受主治医生安东.博林的治疗。

    他内在亏损太多,身体终究不是一两天能养好的。

    不过,总会好的。

    现在他有敏敏陪着。

    “老板,敏敏小姐出来了。”

    充当司机的杜楠开口,裘强海快速掀起眼帘。

    他眸光深邃且暗沉,里面有压抑的情感。

    目光转向车窗外,果然小姑娘迈着轻快脚步而来。

    裘强海唇角弯起一抹宠溺弧度,他伸手推开车门,亲自下车迎接他的心上人。

    “你怎么下来了,今个天冷,你身体不好,快上车!”

    敏敏见他下车,立即加快脚步小跑过来,皱着眉催促。

    “知道了。”裘强海拉着她的手,一起上了车。

    鲁庆也不等人开口,非常自觉的上了副驾驶。

    不需要等老板的吩咐,杜楠开车离开此地。

    顾敏敏是被裘强海牵着手上车的。

    坐上车,对方也没有松开她的手。

    盯着两人交握的手,她耳垂泛红。

    两人最近比以往多了一些肢体接触,敏敏依然有些不习惯。

    她佯装不在意,看似面容自然,实则耳红早已暴露她的羞涩。

    这一幕,被坐在身边的老狐狸,一一看在眼中。

    顾敏敏不自知,偏装作镇定自若的模样:“我们去哪?”

    裘强海抚摸着她柔软,肉乎乎的小手,声音温和且愉悦道:“带你吃饭去。”

    说到吃饭顾敏敏告诉他,今晚程导在圣诺酒店的杀青宴。

    裘强海闻言,眉目微皱,随即很快松开。

    现在距离杀青宴还有三个小时,这时候带敏敏吃点东西,刚好垫垫肚子。

    裘强海笑了,满身绅士温雅风度。

    他握着敏敏的手,声音温和低声嘱咐:“到时不要贪杯,少喝一点酒,让鲁庆一直跟在你身边,要是遇到什么事解决不了,可以给我……给你哥打电话,若是你想,也可以联系我。“

    “知道了,都是一起的同事,不会有什么事的。”

    顾敏敏很享受被他这样关心,脸上露出灿烂喜悦笑颜。

    ……

    当晚,圣诺酒店。

    程世恩将其中一层楼的房间都包下来,《为女则刚》的所有工作人员几乎全部到场,这一层楼没有留一间空房。

    包下圣诺酒店的一层楼费用可不低。

    对于现在的程导来说,这都是小意思。

    他不止是世九娱乐公司的金牌导演,更是公司的股东。

    这是当初顾锦招揽他时,格外给他的优待。

    今个的杀青宴上,来了不少公司高层,还有《为女则刚》服装跟道具合作商派来的人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