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裘强海对尹戈平的一番话,让敏敏心中不由期待,还伴随着一股莫名的紧张。

    或许呢……

    或许海哥真的对她,有那样的意思也不一定。

    身边傻丫头的呆滞表情,被裘强海尽收眼底。

    他眼底的不安与惶然,皆消下去。

    两人相差十五岁,即使敏敏这两年历练的再成熟,在他面前还是个小丫头。

    知道敏敏对他,总归还有那么一丝情分,他心中宽慰不少。

    裘强海凑到顾敏敏耳垂边,轻轻吻了一下:“你说呢?”

    敏敏耳垂发烫,心跳加快。

    海哥温柔嗓音,更是撩动着她的心弦。

    若是之前还有勇气与海哥对视,眼下她恨不得缩成鸵鸟。

    她心下期待着,海哥对她也是有男女之情。

    但这个想法,简直如同天上掉馅饼。

    在你即将快要饿死的时候,突然有个大饼落在眼前,让你一下子有了对生的希望。

    这个诱惑太大了。

    大到敏敏有些不敢相信。

    裘强海拥着怀中装鸵鸟的女孩,心下微微叹息。

    终究是他太着急了,还是惊到了她。

    可若是不这么做,他不知道该如何将人留在身边。

    敏敏这么好,这么漂亮,会有很多男人喜欢她。

    而他老了,还一身的病没治好。

    曾经,更是伤过她的心。

    他不敢确保敏敏对他,是否一如从前那样的喜欢。

    也不敢去问。

    尹戈平的出现,让他出现了危机。

    他只能在众人面前,以这种从前所不耻的手段,来宣示敏敏独属于她,拒绝任何男人的靠近。

    敏敏只能是他的。

    现在她已经成了他活下去的希望,成了他的命。

    他怎么能再放弃她。

    哪怕是不择手段,他也不会将怀中的人相让。

    ……

    顾锦今夜难眠。

    安明霁要走了,安凤逝去已有一段时日,意国那边早就接到了消息。

    达尔文家族群龙无首,已经多次催促安明霁早日回意国。

    明天,安明霁就回意国。

    晚饭的时候,两人喝了一些酒,情绪难免低沉。

    回房后,顾锦冲了个澡,洗去满身的低落。

    换上舒适居家服,她整个人窝在靠窗的美人榻上,无波无动的眸子望着庭院的鱼塘。

    多多在院子里,欢快地来回奔跑。

    它好似很喜欢这个新家,院子地方宽敞,没有住在楼房的拘束。

    “咚咚……”

    房门被人敲响。

    顾锦眸光微动,轻声开口:“门没锁,进来。”

    房门被人推开,刚沐浴洗漱的安明霁,顶着一头潮湿的黑发,缓缓走进房间。

    “阿锦,还没睡?”

    “睡不着。”

    顾锦斜靠在美人榻上,微微侧头,凝视踏入房间的少年。

    养了多年的崽子,好像又长高了不少。

    安明霁的身材很好,完美的身材藏匿在居家服内,依然若隐若现,完美的黄金比例一般,让人忍不住惊叹。

    他的笑容很苏,也好温柔,如沐春风,映入顾锦眼中,吸引力十足无法移开视线。

    她轻声道:“你不也没睡。”

    语调懒洋洋的,神情恹恹的,有说不出的惆怅。

    美人榻上的阿锦,浑身慵懒风姿,却让安明霁眸光闪了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