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明霁没听出顾锦言语中的怅然,

    今夜,他只想在离开前,争取跟阿锦相处的时间多一些。

    随着安明霁靠近,顾锦闻到他身上的淡淡酒香。

    她披散着头发,一副慵懒模样。

    少年走近跟前,她在美人榻上挪了挪身体,拍了拍身边的空位:“过来坐会儿。”

    安明霁坐在她身边,动作干脆利落,似是就在等她这句话。

    闻着顾锦身上淡淡香气,安明霁面目放松,桃花眸露出极为享受的光芒。

    他喜欢她身上的味道,非常享受被对方气息包围的氛围。

    “都准备好了?”

    安明霁点点头:“嗯,明天天一亮就出发。”

    “大概多久回来?”

    这话中的期待显而易见,安明霁侧目,将她脸上恹恹神情看在眼底。

    他眉目微拧:“还不清楚那边情况如何,这一次少则俩三月,多则半年。”

    正式接手达尔文家族,并不是露一面让大家认可他就行,还有很多繁琐事宜。

    意国皇室以及达尔文家族内部,还是有很多人并不是很欢迎他。

    这次回去,难免要跟那些人周旋应付。

    顾锦也知道安明霁想要接手达尔文家族不易,偌大的军-火地下王国,意国贵族怎么会轻易转送外姓之人。

    只是,如今的安明霁能力早已超越很多人,接手达尔文家族都如此辛苦,不知前世他双腿不便后,又是如何拿下这个势力庞大错综复杂的显赫家族。

    其中的磨难,想必比现在更加艰难。

    安明霁摸着顾锦柔顺头发,温声开口:“阿锦,等我回来后,我们就搬家吧。”

    “都行。”顾锦语气淡淡的。

    头上的温柔抚摸,让她如猫一般,懒懒的靠在安明霁肩上。

    她无所谓搬不搬家,若是身边没了安明霁,她在哪都是一样的。

    淡淡的清香气息越加浓郁,萦绕在安明霁鼻端。

    两人的姿势十分亲密,安明霁的下巴只要再往下压一点,就能抵在顾锦的秀发上。

    他压抑住眼底的浓郁情感,深深嗅着阿锦身上沐浴后的诱-人香气,他用了强大的抑制力,才加更心底的猛兽关进牢笼。

    阿锦在他面前,向来没有警惕心的。

    若是她再警惕一些,对他防备一些,只要她微微侧头垂眸,就会发现他腰腹间,再往下的位置,是何等震撼模样。

    安明霁是个正常男人,心爱之人在怀,两人又是在洗浴后相依相偎,如此亲密行为,他怎么可能会没有感觉。

    心底猛兽每压制一次,相应而来的还有反噬效果。

    等待心底野兽下次蠢蠢欲动,只会让他一次比一次难以忍耐。

    只有安明霁自己知道,他的心底的名为谷欠望的野兽,快要冲破牢笼。

    安明霁闭了闭双眼,将眼底晦暗不明的欲光压下。

    等他再次睁眼,眼底只剩无限温柔。

    他靠近顾锦耳边,轻声道:“阿锦,等我回来后,给你一个惊喜可好?”

    低沉嗓音在耳边响起,顾锦眉目微挑:“什么惊喜?”

    安明霁低笑:“既然是惊喜,提前告诉你,那就没意义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